设置

关灯

第二十五章喝尿喝淫水/膀胱要被尿涨破了/尿

    漠然从小便是昆仑的天才,只修炼了两百年便成了修真界第一高手,他的心情一生仿佛都没有过波动,修炼从未遇到过屏障,他从炼气期修到筑基期,轻松突破结丹期,元婴期、化神期、合体期、大乘期,直到他迈入渡劫期,他感受到上界的牵引,只是他与飞升还有一线隔阂,当睚眦的封印出事之后,他明白了,神祈大陆的存亡系在他身上,这世上只有他能救世,即便是他,想要镇压封印,也只能以身祭阵。他没有过多的犹豫,一生顺风顺水,修炼更是如鱼得水,他没有过多的情感,但是相比神祈大陆整个存亡来说,他和其他宗门长老五人的性命太轻了。

    他漠然地想着,竟然还有这番转世机缘,叹息一声,天不亡他啊,这一路,必定是飞升之路。

    融合血脉和记忆之后,这具身体已然迈入了金丹中期,漠然仙尊又查看了内里一番,一切和他前世金丹时别无二致,只不过……丹田里这团软液是什么?他用神识触了一下,眼前便仿佛看到一个巧笑嫣然的女子,她天真地问他“师兄的淫根怎么会漏我的尿?”她戏谑地说他是她的尿壶,她坏心眼地让他憋着她的尿液又不让他射,她在宫殿里把穴里的细丝插进他的甬道,她将他肏得精尿齐出……禁欲冷情的漠然仙尊第一次红了脸,他不敢再看,只羞窘他竟然在这一世被如此玩弄,碰着那团软液时,心里还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似乎雏鸟找到了家一般。他止住胡思乱想,无论如何,他和这个女修是不可能了。

    他沉着脸站起身,却被酸胀沉坠的尿意憋得连着打了叁个尿颤,他掀开衣物一看,竟发现自己下体如此淫乱??一根白玉簪子插在敏感的马眼,涨的紫红坚硬的命脉被捆在下腹,冷心冷情的他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一下子他又羞又恼,漠然慌不择路地解下肉物,想将膀胱里涨得要炸开的尿液排出,他不知道的是,他融合记忆血脉用了整整一天,本就胀满的大鸡巴真的已经忍了很久了。

    在拔出白玉簪子的过程中,他又忍不住地抖着屁股打了好几个尿颤,实在是憋得太狠了,谁知才刚尿了叁分之一,身体却下意识地停住了,将饱胀的尿液竟然全部憋了回去。

    漠然仙尊想要将尿液全部排泄出来,却仿佛冥冥之中感到一阵恐慌,有莫名的声音告诉他不可以,不能将她的东西全部射出来。他不禁疑惑……她是谁?……她的东西?她的什么东西?他只不过想尿尿而已,充满他膀胱的不是他自己的尿吗?难道…………难道是那个少女的尿?!他想到这面色烧红,他、他怎能有这么淫邪的想法?

    这时有人敲门,他整理好仪容,是门派的掌门和长老们,在他们的叙述下,他知道了距离他陨落竟然已经过了千年,了解了修真界现在的情况之后,他又回到了宫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