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偷窥高h

    “你这个叫什么大鸡巴?哪有男人大鸡巴被这样玩?你这淫根不过是玩具罢了,是我的尿壶,还能拿来暖脚的脚凳,不过是一根烂肉而已。”她故意说着恶毒的话来讽刺持续出于快感折磨的男人。

    “啊啊我是西子的尿壶、是西子的脚凳………呃啊………西子……我喜欢你……西子、西子………让我射、让我射吧……呜呜呜………西子………”他终于说出这样的淫话,被这些淫话刺激得他大鸡巴一下一下发抖,巨物甬道翻涌的精尿顶弄着白玉簪可始终差着临门一脚,可她贬低的话并没有让他觉得伤心,反而是让他更加兴奋,她说、他是她的尿壶,简而言之就是霸道地说他是她的!西子这是和他表白啊……他心里一阵酸软,忍着通体的快感情不自禁地啄吻着她的柔唇。

    林西子满意地停下了对他的惩罚,捏住白玉簪的凤鸟在他甬道里抽插起来,她不紧不慢地拿出一个白玉瓶扣在大肉棒的铃口,韩郁泽眼前冒着白光,“呃啊啊啊———”精尿在她抽出簪子时便激射而出,他浑身发抖,一双原本明亮的星目一片朦胧,微张着薄唇淌出诞水,即便有玉瓶接着浓精尿液,仍是有不少溢出的体液将站在山谷里将地下的草地浇湿一片。

    他揽着她的腰亲吻,长舌在她口腔搅得一片黏腻之声,湿答答的口诞沿着嘴角滑落,滴在他凌乱的红袍上。两人越演越烈抱在一起,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地放肆交合着,一开始林西子还担心被看见,但是设下防御阵法之后,在韩郁泽猛烈的撞击下也再无心神担忧其他,只肆意呻吟着,回应着他热烈的爱意。

    一时之间寂静的山谷里一片淫靡的啪啪水声,传来的吟哦浪语一刻不停。

    最后两人肉体纠缠一身淫液浪水,皮肤紧紧相贴,事后林西子在他体内射出专门攒了一天的尿水,他健壮挺翘的臀瓣发颤,收缩着囊袋抖着大鸡巴舒爽地叹息着感受她的尿液,心里满足又愉悦。

    是的,这段时间以来每次性爱之后林西子就会将尿液注入到他体内,然后用他送她的白玉簪堵住马眼,又将他勃起的庞然大物给束缚在下腹,他的膀胱已经习惯了被这清甜的液体胀满,给了他一种奇异的安全感。

    他将林西子射给他的尿液当做两人的情趣,更感到一种甜蜜的羞涩,长时间以来的憋尿让他已经能够从最开始的一天,到现在已经能别一天一夜,并且能从这尿涨的酸痛酥麻感中获得高潮,只不过被白玉簪堵住射不出精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