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39-赴宴

热书推荐: 凌虚阁中文网 思路客推荐!


    因着柳绡不在,何岩也不想回家,便在铺子里住下了。这天上午,他在书房里看账,董鸣敲门走了进来。

    “少爷,善和堂派人送来一封请帖。”董鸣呈到桌上,便退下了。

    何岩打开看了看,是善和堂当家裴昌,邀请明州众多药材商人,两日后,到梧城近郊的醉风苑小聚,他也在邀请之列。

    何岩皱了下眉,猜想或许是为了潜枝的事,可他并不想参与。往年,就算是楚家,对回春丸也没有这么大的需求。而他奉盛礼之命,为楚国丈配制的慢性毒药,暮景,几乎没有任何一种与之相克的食物或药材。

    也就是说,暮景之毒不可解。那么,楚家让明州药商大量制作回春丸,或许是楚国丈另有隐情。

    裴家在明州药材一行里,也算是数一数二,更何况是家主裴昌亲自下的请帖,何岩正在考虑要不要去,就见董鸣又走进书房。

    “又有何事?”何岩放下请帖,问道。

    “少爷,有您的信,祥城来的。”

    何岩接过一看,信封上隐约能见到蚌头青叁字,便毫不犹豫地拆开了。

    叁页信纸,何岩从头到尾,一字不漏地看完,做出了决定。

    看来醉风苑,他是不得不去了。

    赴宴那天,何岩一夜没睡,又把祥城的信仔细看了遍,一大清早,就仔细交代董鸣,处理好各处店铺事务,便骑马往梧城郊外去了。

    他到的时候,建在鹊山上的醉风苑外,已经停了不少车马。他把马匹交给小厮,拿着请帖,进了园子。

    醉风苑正中是座高五层的酒楼,东南西北四方各有几处隐蔽的别馆,豢养着不论男女一众美色,向来是梧城里有名的销金窟,寻常人难以进入。他一向对这类地方兴趣不大,只是因为生意上的事情来过几次。

    待引路的小厮带他上了四楼,何岩才发现,整个四楼的宴客厅里,站满了大大小小的药材商人,有他认识的,也有从外地赶来的生面孔。何岩摆出一贯的微笑,自如妥贴地应付着。

    直到裴昌一行人出现在主位上,大家才渐渐安静下来。

    “各位同仁应邀而来,裴某真是感激不尽。”年过五旬的裴昌拱手一揖,客气了几句。

    “近日,想必大家也听说了,楚家需要一批回春丸,将此重任交予我裴家,承蒙国丈大人和各位同仁高看,我裴昌便接下这个差事。”

    “目前,潜枝短缺,影响了回春丸的炼制,希望大家一起出力,完成这一差事,至于报酬,国丈大人断不会苛待各位。”

    “今日大家只管纵情宴饮,一醉方休!”

    裴昌说完,大厅里便响起了低低的讨论。

    何岩面带微笑,仔细听着,和他从付成那里知道的消息,差不多。

    楚令森虽已古稀之年,但于男女一事上,仍然颇有精神,每月都要召一些年轻女子陪寝。但是,前些日子,有个及笄不久的女子,侍奉时出了差错,害得楚令森那话儿折了。

    虽然女子及家人暗中被杀,可楚令森本就年事已高,后来那东西是彻底不能用了。

    何岩想起在祥城见到丘奉那一晚,想必楚令森召见丘奉,正是为了此事。

    至于那个丘奉,何岩正思忖着,就见一众侍女送了酒菜上来。

    顿时,厅里一片安静,几乎所有人都看直了眼。

    那些侍女身披轻纱,内里空无一物,端着盘盏,身姿袅娜,在众人当中穿梭,纱衣随着走路带起的微风,轻轻扬起,几乎让人一览无余。

    何岩大略瞥了一眼,便没了兴致,只挑了个不起眼的矮几,坐在一旁。很快,其他人也各就其位,对着主位的裴昌敬了酒之后,便心猿意马地吃喝起来。

    无他,那些侍女放下酒菜后,便侍立在旁,很快便被那些心痒的宾客揽入怀里,又亲又摸,衣衫尽褪。

    何岩瞥见身旁的女子跪在一侧,若有若无地倚着他,要给他斟酒,他摆了摆手,直道:“你去伺候旁人吧,我今日身体不适。”

    女子颇为幽怨地看了他几眼,才恋恋不舍地走了。毕竟,在场像他这般容貌气质出众的才俊并不多,虽然他衣着简单,看似普通人。

    何岩饮了口酒,懒得去看一众猴急不堪的客人,往主位上扫了眼,就见裴昌似乎在看一封信,还和一旁的裴海交代了几句。

    他放下酒杯,忽地意识到,程叁娘并没有来。以往类似场合,她就算不参与宴会,也会来露个面,而今天……

    照顾柳绡固然是一方面,何岩总觉得还有别的原因。

    直到他发现,裴海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裴公子有何指教?”何岩另斟了杯酒,推到他面前。

    “何掌柜,独自一人在这喝闷酒,可是瞧不上这儿的女子?”裴海问完,又恍然大悟道,“哦我忘了,何掌柜新婚没几天,想是还挂念着嫂嫂吧?”

    旁边的酒客一听,想起何岩那场婚礼,都发出淫猥的笑声。

    何岩不急,慢悠悠说了句:“多谢裴公子关心,实在是何某这几日身体不佳,没有兴致。”

    至于裴海的恶意嘲笑,他并不想理,这种事,解释的越多,周围的人越浮想联翩。

    “原来如此,那何掌柜可要在这醉风苑好好休养下了。”裴海笑道。

    何岩微愣,随即问道:“这宴会,办多久?”

    “哈哈……各位想呆多久呆多久,这都是国丈大人的意思……”裴海说完,四周响起一片叫好声。

    何岩皱了下眉,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

    “裴公子,敢问程叁娘为何没有赴宴?”

    “何掌柜,”裴海蹲下身,“她自然可以不来,因为她卖给了裴家二百斤潜枝。”

    何岩抬眼看着他,“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所以,何掌柜准备给多少?”裴海笑得有些阴险。

    何岩将杯中酒饮尽,盯着裴海,“裴公子想要多少?”

    裴海叹了口气,说道:“那日我上门,何掌柜说,仁益堂没有存货了,我不敢跟何掌柜狮子大开口啊……”

    “裴公子直说就是。”

    “我想,何兄心里更应该有数,是吧。”裴海站起身,抖了抖衣袖,走了。

    何岩再看这场宴会,鸿门宴叁个字,浮现在他心里。

    看来裴家是铁了心,让大家割肉。看程叁娘给出的数目,想必裴家给众药商也划定了目标,达到的自然可以离开,而达不到的,恐怕是出不了这醉风苑了。

    到时,各药商为了活着,必然高价收购潜枝,而潜枝的市价一路看涨,超过楚家给的收购价是必然的,等待那些药商的,恐怕只有家破人亡了。

    裴家借楚氏之手,兼并各中小药商,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