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6-偷香

    大夫来给柳绡诊了脉,开了药方,哪知柳绡非但没见好,反而烧得更厉害了。夜里,何崇衣不解带地守着她,每过半个时辰就重新拿浸湿的帕子敷在柳绡额头上。

    一连几天,柳绡都十分虚弱,把何崇看得内疚不已,直怪自己不该带她在山上待太久。

    “来把药喝了,绡儿。”何崇一大清早起来熬药,见柳绡醒了,便端了过来。

    柳绡起身靠在床头,接过药碗,小口小口地喝了下去。

    “还有这个,枣干,去去苦味。”何崇拿过倒满枣干的碟子。

    柳绡吃了几块,其实她不怕苦,但何崇总觉得她多少会不喜欢苦味,所以准备了好些枣干。

    两人正相对而坐,外面传来敲门声。

    “我去看看。”何崇让柳绡躺下,给她放下了半边床帐。

    没多久,何崇便回来了。

    “绡儿,”何崇坐到床边,试了试她的额头,面上带了犹豫,“胡爷让人传话过来,说码头上有些杂事,让我们及早回去。”

    “嗯,我们就回去吧,”柳绡点头,“我觉着比前两天好了些,再说一直住在这里,终究有些不方便。”

    “行,那我去收拾东西,”何崇起身,边忙边说道,“绡儿,我让人雇了一辆马车,车上多放点被褥,这样你也暖和些。”

    下午时分,何崇扶着柳绡上了马车。柳绡穿戴得严严实实,兜帽上的绒毛几乎遮住了整张小脸,直到上了车,何崇才给她摘了下来。

    一路上,天色虽然有些阴沉,但并未落下雨雪。夜里,他们没有停在客栈休息,一直在赶路,次日清晨时分,便到了落霞镇家里。

    “绡儿,上午我会找人过来照顾你,你安心在家养病。”何崇亲了亲她的脸颊,便大步出门了。

    柳绡还来不及应声,就见他的身影消失在房门之后。

    以前在柳府,虽然衣食不怎么好,但她也没生过什么大病,这次病了好几日,莫不是因为过得好了,身体反而受不住了?柳绡叹口气,一阵倦意袭来,慢慢睡了过去。

    西院里,何岩靠在石桌旁,捧着一卷医书,许久也未翻动一页。他站起身,把书放到桌上,穿过拱门,来到东院。

    “嫂嫂?”他靠在房门上轻轻唤了一声。

    无人应答。

    何岩耳朵贴在门缝上,仔细听了听,又直起身四处看了下,才悄悄推开门,踏进了房里。

    映入眼帘的,便是在垂着的床帐中,睡得正酣的柳绡。

    许是病气未退,睡梦中的她脸颊微微泛红,呼吸虽然绵长,但有些低沉。

    何崇一步一步来到床边,抬手便掀开了床帐,柳绡似是察觉到光线变化,轻微地皱了下眉。

    “柳绡……”何岩低低唤了声,伸手就抚上她微蹙的眉头。

    柳绡毫无所觉,安稳地睡着。

    何岩像是着了魔,手沿着她秀气的眉,一直滑到她温软的脸,在碰到她颈侧缓缓跳动的血脉时,才停了下来。

    心心念念的人儿就在眼前,何岩收了往常温和的笑意,怔怔盯着她,缓缓俯身,放慢呼吸,颤抖的唇极轻地印上她柔软的唇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