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1-出行

    到家时,斜阳西沉,倦鸟已归巢,街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也步履匆匆。

    何崇抱着已经睡着的柳绡下了车,刚进门,就见何岩站在院子里。

    “阿岩,怎的没去药铺?”

    “这两天得了空,回来住上几天,大哥,大嫂这是?”何岩貌似关切地走上前。

    “绡儿路上有点累,睡着了。”何崇说得小声,眼中流露出不自觉的温柔。

    “哦……”是因为在马车上做了什么,所以累晕过去了?何岩背在身后的手指摩挲了两下。

    “那大哥大嫂赶快回房休息吧。”

    何崇点头,抱着柳绡快步回了房。

    何岩望着余晖中两人的身影,笑意依旧,只是眼中光芒闪烁。

    柳绡这一夜睡得极不安稳,半梦半醒的时候,就开始流泪,偶尔有那么一会睡着了,又开始说梦话,但她能感觉到有个人一遍遍地安抚轻拍她的腰背。

    她心底生出一股眷恋,努力贴近那副温热又厚实的躯体,到天快亮时,她才睡去。

    一觉醒来便已日上三竿,屋子里一片亮堂。

    她揉了下眼睛,入眼便是古铜色的胸膛。真好,还有夫君在,她又反复蹭了蹭。

    “绡儿醒了?”何崇看着胸前毛茸茸的小脑袋一个劲地动来动去,不由得带了笑意,“你想睡的话就继续睡,我要起来了。”

    “夫君起来做什么?”柳绡瓮声瓮气地问。

    “收拾行李,准备去熙城,”何崇忍不住揉揉她的头发。

    “那我也起来吧,和夫君一起收拾。”柳绡一抬头,就见他的大手抚上了自己眉眼。

    “绡儿先别急着起,我去给你拧块帕子,敷在眼上,去去肿。”

    柳绡垂下眼,点了点头,松开了像八爪鱼般缠在他身上的手脚。

    用冷水浸湿的帕子敷了约半刻钟,柳绡便下了床。

    何崇早就收拾了不少行李,柳绡也走到衣柜旁,准备找找衣服。她拿了几件出来,就发现衣柜底下有个褪色的木箱。

    没有上锁。

    柳绡弯腰打开一看,里面有些书册和宣纸。她拿了一张,起身问道,“夫君,这是你写的吗?”

    “嗯?”何崇走过来,“你说这个,哈哈……是年少时写的。”

    “夫君年少时字迹就有这样的风骨,”柳绡围着他走了一圈,“恐怕年幼的时候就开始习字了吧。”

    她八岁时,宝姨开始教她读书习字,偶尔她也会偷溜到父亲书房里看书,见过不少字帖。何崇这手字,相比之下,也只略有逊色而已。

    “以前爹娘都在的时候,请了先生,学了几年,后来爹死了,娘生了病,家里没钱,这些也就搁下了。”

    “对不起,夫君,勾起你伤心事了。”柳绡沉默半晌,才道。

    “没什么,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看,我没继续读书习字,不也活得挺好的,还遇到了你。”何崇朗声笑道。

    “夫君,你说,真的是我娘亲从中保佑吗?”

    “说不定呢,那支簪子你就好好收着,毕竟是你娘唯一留给你的东西了。”

    “不,宝姨说,这块玉佩也是。”柳绡拿起垂在身侧如意纹样的玉佩给他看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