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0-过往

    黎明时分,睡意朦胧的柳绡,把手往旁边伸了伸,顿时,些微寒意侵袭而来,她睁开眼睛。

    原本躺在她身旁的男人,正坐在床边,手臂上下动着,带着身下的床也一阵晃动。

    柳绡坐起身,轻轻挪了几下,靠近那宽厚结实的后背,两手就抱了上去。

    “嗯……”何崇一时不防,一声低哑的喘息响起,“醒了?”

    柳绡不说话,牢牢贴附在他后背上,两手抱在他腰间,一动不动。

    夫君的身体好暖……小脸在这片温热紧实的背肌上蹭了蹭。

    何崇感受着她的柔软,发出一阵低沉愉悦的笑声,“绡儿,想要了?还是想帮我?”

    “都不想……”柳绡刚睡醒,声音软软糯糯,“就想抱抱夫君。”

    “怕冷了?”何崇手下撸动不停,没想到他成了亲,也还是有自我疏解的时候。

    绡儿真是太身娇体柔了,他怕一个不察,又伤到她,再说,上次他闹出来的伤痕还没好利索,昨晚他去舔弄腿心,那花穴周围的软肉都还有些肿……

    手下速度忽地加快,柳绡感受着他身体的急速颤动,柔柔地喊了句,“夫君……”

    射了。

    腿上,床边,地面,全部都是。

    何崇爽快地眯起眼,瞧着自己肉柱摆动着,阳精接连不断地向外喷射,有几滴还落在了那横抱在他腰间的玉白小臂上。

    柳绡半睡半醒地趴在他背上,忽然觉得似乎有什么落在自己手臂,但她也没想太多,直到感觉到何崇粗糙的大手在她手臂上来回滑动。

    她想抽回手,就被握住了。

    “别急,绡儿,我给你擦擦。”何崇声音已恢复了几分清明。

    “擦……什么?”柳绡嘴里咕哝。

    “我的精水,落到你手臂上了。”

    “夫君……”柳绡不满,非要抽回手,但何崇握得牢,她动不了。

    忽然,她想到什么,也不挣扎了,抬起身子靠在何崇耳边,小声地问了句:“夫君,这样……这样不是浪费了么……”

    “不浪费,夫君有的是……”何崇笑得胸膛震动,“怎么……绡儿想吃?”

    柳绡恼得咬了他肩膀一口,“我想……想和夫君生个孩子……”

    何崇闭了闭眼,这一口咬得还不如猫儿有力气,却扰得他心里有点热。

    “绡儿,别闹,”何崇转过身,让她趴在自己怀里,“今天不行。”

    柳绡在他胸前动了动,“为什么……”

    “今天要出门,你忘了,要跟胡爷见面。”

    “哦……”柳绡不动了。

    何崇揽着她躺下,心道她爱赖床,便又说,“绡儿再睡一会儿,等下再起来。”

    等收拾妥当,柳绡就跟着何崇出了门。何崇早就跟车夫打好招呼,在门外等他们。两人上了马车,往关河县城去了。

    到胡爷家中时,已近晌午。

    年近六旬的胡爷坐在桌边向他们招手,“何大,快带你娘子进来。”

    柳绡跟着何崇入了座,跟胡爷打了招呼,就见他开始唤人上菜。

    “何大,你小子可真是好福气,竟然让你歪打正着,娶了柳家姑娘。”   胡爷笑着,一巴掌拍在何崇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