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9-记挂

热书推荐: 凌虚阁中文网 思路客推荐!


    柳绡一进门,就看到何岩起身,微笑着请他们入席。

    他好像一直都是这副淡笑少言的样子,看向别人的时候平和又真诚,她记得之前去买药,不少姑娘家见了他都会脸红。

    三人闲聊着吃了晚饭,便各自回了屋里。

    柳绡走到梳妆台前,拿起一支青玉簪,递给何崇。

    “绡儿,这是什么意思?”

    “夫君,这支簪子,你帮我扔了吧,”见何崇疑惑,她又道,“是朱氏给我的嫁妆,夫君今日给我买了那么多首饰,这支簪子就用不上了。”

    “好。”何崇接过来,随意瞥了眼,就见这玉簪虽然只刻了简单的如意纹,但看上去线条流畅圆滑,他对着日光看了几眼。

    “夫君,怎么了?”

    “绡儿,这支簪子真是朱氏给你的?”

    “对,她身边的丫头亲手交给我的。”

    “看这簪子的玉色,不像是普通的青玉,你看,在阳光下,里面泛着紫光。”

    柳绡凑过来,“夫君还会识玉?”

    “码头上偶尔会有人搬运玉料,我见过一些。”

    “这种玉……难道有什么讲究?”以朱氏的态度,绝不可能给她什么好东西。

    “我不确定,明天正好去码头,问问胡爷。”

    夜里,因着柳绡身上有伤,何崇给她上药之后,两人便早早睡下了。

    次日,柳绡起床时,何崇已经离开。她收拾好,刚出门,就见何岩从西院过来。

    “嫂嫂,你和大哥成亲时,我没准备什么礼物,这有瓶安神养气丸,就当赔礼吧。”

    穿了大哥给置办的新衣服?看这嫩黄配茶白,乌发云鬓,珠钗微闪……何岩一脸玩味地笑着。

    “二叔客气了,我好得很,用不着什么药,二叔还是留着吧。”柳绡连连摆手。

    “大嫂这是不接受我的道歉了?”何岩不着痕迹地欺近一步,鼻翼微动,嗯……是清淡的茶花香。

    “哪里,二叔多心了……”何岩虽然是她二叔,但她还是不想凭白受人恩惠。

    “大嫂之前日子过得辛苦,眼下既然已经嫁给大哥,必是念着为我何家开枝散叶……”

    她的脸腾得红了。

    “所以,要先调养好身体才是。”何岩笑意加深,把手里的白瓷瓶递到她眼前。

    “多谢二叔吉言……那、那我就收下了。”柳绡低头拿过瓷瓶。

    她细白的手指尖轻轻搔了他手心一下,何岩闭了闭眼。

    “绡儿,阿岩,你们都在啊。”何崇把马栓好,大步走了进来。

    “夫君,这么早回来?”

    “嗯,今日没什么事,胡爷念在我新婚,就让我早回来了,”何崇见她一身新装扮,靠近她说道,“娘子今天特别好看……”

    “夫君,二叔还在呢。”柳绡向一旁躲了躲。

    “都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我见大嫂,也是如此。”何岩在一旁赞道。

    “绡儿,这是什么?”何崇见她手里紧紧握着一个瓷瓶。

    “这、这个……是二叔刚送给我的药丸,说是能安神养气。”

    “希望大哥大嫂早生贵子。”何岩作势一揖。

    “好!好!”何崇大笑道,领着脸已经红透的柳绡回了房里。

    一合上房门,何崇便把柳绡抱在怀里,下巴在她额头上轻轻蹭着,脸上尽是笑意。

    柳绡只觉得他胡茬又痒又刺,喊了他一句,“夫君,你怎么了?”

    “别说话,让我抱一会儿……”暖香温玉在怀,何崇满足地叹了一声,离家不过几个时辰,竟然一直在想她……

    “夫君,额头上扎得疼……”柳绡咕哝着。

    “我看看,哎,”何崇一看,果然有些细微的红点,“绡儿,你这也太敏感了些。”

    “……我也没办法……”柳绡低着头。

    “没事,以后我会更小心的。”

    何崇一直没松开手,柳绡安静地靠在他怀里,“夫君,今日去码头可还顺利?”

    “哦对,我想起来了,”何崇扶着柳绡双肩,直直地看着她,“那根玉簪,我给胡爷看了下,他说确实不是普通的玉石,还说明天请我们一起吃顿饭。”

    “这……可以吗?”

    “当然可以,胡爷待我恩重如山,知道我终于成亲了,他也跟着高兴。”

    “那就听夫君安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