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8-路遇

    街道上日光和煦,人来人往,柳绡随着何崇,进了一家又一家的铺子。

    “夫君,不用再买了,这些足够了……”

    “没事,多买点,别替我省钱……”

    两人到街上逛了几家铺子后,柳绡一脸无奈。何崇给她买了不少衣服、鞋袜、首饰,甚至还买了螺黛和口脂。他还告诉掌柜直接把东西送到家,柳绡拦都拦不住。

    家中资财有这么宽裕吗……柳绡望着何崇一身粗布麻衣的打扮,陷入沉思。

    “来,绡儿,这个拿着。”何崇领着她进了点心铺,把一盒糕点递给她,笑道,“宛香斋的糕点在这一带都很有名,你快尝尝。”

    “夫君,要不我们再去一趟布庄,我给你做几件衣服……”宜淑扯了下他的袖子。

    “不用,我天天风吹日晒的,好衣服也尽给糟蹋了。”

    两人出了店门,见何崇递过来一块红豆糕,柳绡用手指拈起,低头慢慢咬了一口。

    “好吃吧,”何崇话里带了几分得意,“我小时候很喜欢吃,可惜那时没钱,很久才能吃一次……”

    “夫君你也吃一块……”柳绡伸手就要帮他拿。

    结果,他却低头凑到柳绡手边,沿着她留下的齿痕咬了一口,眼角带笑,声音低沉,“以后我只吃绡儿的红豆糕……”

    红豆糕三个字说得又慢又轻,明显是在暗示什么,柳绡手指上唇舌遗留的温热还未褪去,一时怔住,待明白过来,小脸顿时染上一片绯红。

    “夫君……”她故作不依,作势拍了下何崇手臂。

    “大哥。”

    一个清亮的声音传来,玩闹的两人抬起头,就见不远处一人骑在马上,高高地看着他们,人马平静,看样子似乎在路中停了一会儿。

    马上男子一身青白长衫,俊秀儒雅,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淡笑,眼神牢牢地盯着柳绡。

    柳绡一阵恍惚。

    是他……这不是之前宝姨生病时,一直给她抓药的人吗?难道他就是……

    “阿岩,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何崇揽着柳绡的肩头走上前,“这,就是你大嫂,柳绡。”

    “嗯,见过嫂嫂。”何岩垂眼,利落地翻身下马,两手一揖——是柳家人?

    “见过二叔……”柳绡回了礼,再抬头,就见他相貌与何崇有六分相似,只是何崇长相舒阔大气,而他长得更文雅精致些,气质端方。

    “夫君,先前宝姨病重,就是二叔给抓的药,二叔莫不是仁益堂的掌柜吧?”

    “对,他就是,”何崇笑道,“我这二弟,从不做亏本买卖,以你之前在柳府的处境,去抓药时,他没为难你吧?”

    “没有,多亏了二叔的药,宝姨才多陪了我一些时日……”

    “大嫂所需的不过是些寻常药材,不值几个钱,每次都是钱货两清。”何岩收了笑意,“嫂嫂的那位亲人可是已经离世?”

    “嗯,宝姨在九天前去世了。”

    “大嫂节哀,”何岩低叹一声,“大哥,大嫂,街上风大,我们回去吧。”

    “好,绡儿,跟我来……”何崇虚环着柳绡的腰,往前走了。

    何岩牵着马,不紧不慢地跟在两人后面,手里握着缰绳,上上下下地把玩。

    没多久,一行三人就回到了位于镇东的家里。

    “绡儿,快晌午了,你先去歇着,我和二弟去准备酒菜。”何崇送柳绡回了房里。

    “夫君,我也去……”

    “你会做饭?”

    “不会……可以学。”

    “那就以后再学,上午逛了这么久,你去坐会儿,顺便把伙计送来的东西检查一下,收好。”

    柳绡点头,眼见着何崇合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