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4-晨间欢

热书推荐: 凌虚阁中文网 思路客推荐!


    “嗯啊……啊!”柳绡娇啼不止,一脸潮红,大口喘息着,四肢瘫软,身体不住颤抖,半合着眼,任由何崇趴伏在她胸前。

    “好绡儿,你身下这小嘴可真厉害……”何崇低喘着,又把肉茎往里挺弄了几下,才从她体内抽离。顿时,白浊的精水混着晶莹的淫水一并流出,落在他们身下的鸳鸯被上,那被上,还带了几点暗色红渍。

    何崇眼光一热,身下的肉柱又立了起来。他抬头看了看,柳绡一副失了魂的模样,花户周围,连着腿根处直到后臀,一大片柔白的肌肤,被他撞得发红,尤其是花穴,更是红得像滴血一般,细腰和胸腹也被他握得留下了明显的红指印。

    “夫君……”柳绡余光瞥到他盯着自己下身,胯间肉茎高高耸立,顶端一抖一抖,便嘤咛道,“夫君,我好累……”

    “好好好,先休息。”瞧着她那副可怜模样,何崇强压住再作弄她的心思,拿帕子擦了擦两人的下身。他的绡儿虽然已有二十岁,但身形还是太多纤瘦,到底是女子,他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

    柳绡见何崇利落地躺下,伸手就把自己揽在怀里,低头吻了吻她热度未退的脸颊,她一抬头,温热的菱唇正好蹭上他凸起的喉结。

    “别乱动,赶紧睡。”何崇一顿,呼出一大口气,侧过身来,牢牢地圈着她,拨了拨她凌乱汗湿的头发。柳绡还要说什么,就察觉自己腿侧传来一阵热烫,她忍不住红了脸,低下头,窝在何崇的怀里,不再乱动。

    “乖绡儿,你是第一次,先好好休息。”何崇亲了下她的额头,压了压她那边的被角。

    柳绡闭着眼,感受到他暖热的体温,心底生出一股莫名的情愫,眼角传来一阵热意,但被她悄悄吸了下鼻子,忍住了。

    落在她身后腰际的大手安抚似的轻轻拍了几下,像在哄小婴儿,柳绡放缓了呼吸,在温暖的包围中,渐渐陷入沉睡。

    **

    天刚亮时,柳绡还陷在沉沉的睡眠中,便隐隐察觉到两腿间有什么东西在动来动去,一直在磨她。她想伸手拨开,但是两手还未动,就被人捉住了。

    她迷迷瞪瞪睁开眼,往身下看去,就见何崇脸上挂着笑,半伏在她腿间。

    “夫君?”柳绡细长的眉毛皱起,“你怎么不睡觉?”

    “睡不着,起来做点事。”何崇凑上来吻了吻她惺忪的睡眼,“绡儿继续睡吧。”

    柳绡迷糊地应了声,正待睡着,又感受到腿间的巨物,前后抽来抽去,几次不小心触到她的腿心,蹭得她有点痒,还有点粘湿,实在是不舒服。

    “夫君……”柳绡撑起身子,挣扎着坐起来,嘴里咕哝着,“你到处乱动,碰得我好痒。”

    没听到回应,柳绡睁开眼,就见何崇翘着腹下涨大的暗紫肉茎,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下身,一动不动。

    柳绡低头,就见因为自己起身,两腿微微张开,整个肉阜花穴,全展露出来。她心头一颤,急忙闭合双腿,结果刚一动,两腿就被何崇握住了。

    “绡儿,你好美。”何崇盯着两瓣肥软嫣红的肉唇张开后,在微明的日光中越发显得湿亮的细缝,那微小的花口,颤颤地吐着晶露,看得他喉结上下滚了滚,喉间干哑,“既然你已经醒了,不如我们再继续欢好……”

    “夫君,”柳绡顿时清醒过来,乞求道,“夫君,我好困,我、我不想再……”

    “可是,绡儿,你已经湿了……”何崇说着,伸出手指在她颤动的花口上一按,柳绡浑身一抖,闭上眼,抿着小嘴,忍住了脱口而出的呻吟。

    “绡儿,你看。”何崇把手指举到柳绡眼前,柳绡却转过头,紧紧闭着眼,不理他。

    见柳绡一副不配合的羞恼模样,何崇低低笑了,“绡儿真可爱。”说完,他把手指触在了柳绡柔软的唇上。柳绡瞬间瞪大眼,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尝尝,绡儿,你花心吐出的汁液,可是好喝得很呢。”何崇被她的反应逗笑了,又伸手在她不停吐着晶露的小穴口按了按,抬起手指碰了下她胸前已经挺立的乳头,那桃红的乳尖上顿时被染得发亮,越发变得又硬又涨。

    何崇轻轻挑眉,瞥了那两团饱满诱人的乳桃一眼,便认真盯着柳绡的眼睛,伸出舌头,在手指上舔吸着。

    柳绡抿着嘴,被他灼人的目光烫得有些呼吸不畅。她垂下头,不敢直视他,可她也不敢闭眼,因为一闭眼,脑海中也全是何崇舔吸手指的样子,那慢慢重复的动作和眼神,让她回想起昨天夜里,他是怎样伏在自己腿心中间,使劲吮咬进入她花穴的……柳绡忍不住全身颤了颤。

    又有东西从体内流淌出来,似乎带走了什么,让她感觉空落落的。

    “绡儿是不是觉得浑身空虚难受?”何崇调笑着问。

    柳绡不愿回答,只感觉脸上越发烫了。何崇一看她强自忍耐的模样,心里又痒又舒坦,终于,难受的不只是他一个人了。

    “绡儿可知道,我昨晚一晚上没睡,胯下这小兄弟憋了一夜,胀了一夜,竖了一夜……”何崇作势叹气,故意靠在柳绡耳边轻声道,“好绡儿,就让你身下的小嘴含着它,给它消消肿吧。”

    柳绡忍不住轻哼了一声,从粉面到耳后到再脖子,肉眼可见地泛出一片绯红。这人说的是什么浑话,真是不知羞。

    “绡儿,要不你摸摸它,它憋得好难受啊……”何崇见柳绡不为所动,牵起她的玉手,就要往身下的肉茎上按。

    “别……夫君……别……”柳绡的手指一碰到那挺立许久的肉茎上已经有些湿润的顶端,像烫着一样,猛地缩回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