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吱 - 第167页 了了悸动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你怎么了?”

    叶桑桑怔怔地,像是做错事的小孩,手足无措,“哥哥……”

    陆听音意识到什么,顺着她的视线转回身,看到了离她几米远外的地方,站着的沈昼。

    叶桑桑有些局促:“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

    “晚饭吃了没?”

    暮春时的晚风,是凉的。沈昼的嗓音掺杂在凉风中,也不带一丝温度。

    但在叶桑桑的耳里,却是滚烫的、灼热的,她没干的眼里,又雾蒙蒙的:“没。”

    沈昼走过来,牵起陆听音的手。

    他扫向叶桑桑的眼,冷而淡,“吃完再走。”

    叶桑桑拼命点头:“嗯!”

    ……

    叶桑桑吃相很斯文,小口小口地吃,也不发出一点声音。

    吃完后不停留,马上就走。只是在走之前,说:“我没想过来打扰你,我知道你不是很想见到我,以后我也会尽量不出现在你面前的。”

    沈昼神情寡冷:“你找她和找我,有区别?”

    她脸瞬间涨红。

    沈昼眼下一片不耐烦,“走吧。”

    叶桑桑轻声:“嗯。”

    等她离开后,陆听音用脚尖踢沈昼,“你分明挺关心她的,就不能对她态度好一点?”

    沈昼抓着她脚腕,摸了摸她的脚,一片冰凉。他顺势将她脚塞进怀里捂着。

    他眼睑微微掀开半道缝,不作答。

    “再过一个多月,她就要高考了,你说她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考不好?”陆听音问。

    “不知道。”

    “沈昼。”

    她平躺在沙发上,思绪泛泛。

    沈昼拽着她的脚腕,把她捞进自己的怀里坐着。

    她戳戳他的嘴角,“我爸爸妈妈从小就不怎么管我,但他们都很爱我,我身边有很多很多的人,他们对我都很好。”

    灯光下,他的脸清冷又立体。

    陆听音接着说,“以后他们都会对你好的,他们也会很喜欢你的,还有我——”

    她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温声说:“我会把所有人对我的好,统统都给你。你永远是我的第一顺位,我的喜欢里,永远都只有你。”

    沈昼漆黑如墨的眼,被撕开,情绪暗涌。

    永远。

    这个词突然间很美好。

    ·

    三月底到五月中旬,陆听音都忙着辩论赛。

    她每天教室和活动室两头跑,连见沈昼的时间都没有。唯一一次有时间和沈昼约会,还是她生日那天,沈昼给她简单地过了个生日,送了她一份礼物。

    一条孔雀绿的项链。

    和那条手链是一个牌子的。

    陆听音很是喜欢。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绿色吗?因为绿色是我的幸运色,这次辩论赛,我一定会拿一等奖的。”她信誓旦旦。

    辩论赛决赛那天,也是校内金融挑战赛的决赛。

    陆听音参加辩论赛,而沈昼也受直系学长的邀请,参加校内的金融挑战赛。

    陆听音和沈昼,一个在法学院的阶梯教室,一个在商学院的阶梯教室,在各自的沙场战斗。

    也不知是真因为绿色是她的幸运色,还是别的。

    那天,陆听音和沈昼,都拿到一等奖。

    拿到一等奖,却也没时间庆祝,期中考试迫在眉睫。

    这个学期似乎过得格外的快,一个比赛,日历上的时间,就从三月到了五月。陆听音考完试,刷朋友圈。看到林周逸发了九宫格旅游照。

    定位在宜城。

    天是蓝的,海像是复刻天色的蓝。

    只是每一张照片,都有陈媛媛。

    男生发朋友圈,总是粗糙的。

    陈媛媛的朋友圈是和他一样的九宫格,只是配上了一行字——据说一起吹过海风的人,会记得久一点。

    是从网上找来的文案,陆听音也见过。

    但莫名,她心念一动,戳戳身边的沈昼:“今年夏天,我们去海边好不好?”

    沈昼:“好。”

    陆听音兴冲冲,计划着暑期旅行。

    她选了几座海滨城市,让沈昼挑选。

    “你——”

    “嗯?”

    “去宜城吗?”沈昼问。

    她给了他很多选择,但唯独没有宜城。

    陆听音瞅他脸,轻声道:“不了吧。”

    宜城是国内最知名的海滨旅游城市,她很想去,但还是把它排除了。因为沈昼在那座城市,过得并不开心。

    沈昼却说:“去宜城吧。”

    “你……”

    “我一直都想带你去宜城。”

    陆听音瞬间改口:“好。”

    于是最后一堂考试结束,陆听音和沈昼就坐上了去宜城的航班。

    在酒店里简单洗漱后,陆听音和沈昼下楼,在酒店餐厅吃晚饭。酒店就在海边,隔着落地窗,就能看到外面黄色的沙滩,以及潮起潮落的海。

    吃完晚饭,太阳在海平面游荡。

    陆听音穿着飘逸的长裙,拉着沈昼在海边散步。

    她跟小孩似的,脱下鞋,站在浅滩地段,感受起伏的海水拍打的感觉。

    天边霞光蒸腾,沈昼站在一旁,看她嬉笑打闹。

    和他曾经梦里出现的一样——

    他在宜城时总是睡不好,后来姜星问他,有没有看过海边日出。等待天色从墨黑变成湛蓝,再到云蒸霞蔚,是非常消磨人的耐心,却也最能让人静下心。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