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吱 - 第163页 了了悸动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嫉妒,烦躁,压抑,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他重重地抽了口烟,准备扔下手机时,手机却响了起来。

    来电人不是别人,是陆听音。

    他接起。

    那边传来她的声音,似乎在空旷又密闭的地方,声音空幽,还有回音。

    “你在干嘛呀沈昼同学?”

    “喝水。”

    他倒了一杯水,凉水入喉,压住喉间涩感。

    “这不是正确答案,”陆听音很挑剔,“请重新作答。”

    他低敛着眉,沉默不语。

    半天没等到他回答,陆听音撇嘴:“你都不说想我的。”

    沈昼抿了抿唇,“我——”

    “——开门。”陆听音很干脆。

    随之响起的,是门铃声。

    沈昼身形微滞,大脑都像是麻了一般,动弹不得。

    “沈昼?”

    “来了。”

    他大阔步走到玄关处,拉开门。

    廊灯亮起,照在门外的人身上,陆听音眼弯成月,毫不吝啬笑意,她朝他举了举手里的饭盒,“沈昼,一起吃年夜饭吗?”

    面前的人,默不作声。

    气氛渐渐冷下来。

    陆听音见他没有半分惊喜,情绪低落下来,连带着语气都很沮丧,“你……不欢迎我吗?”

    回应她的,是沈昼上前,把她扯进怀里。

    他力度很大,几乎是禁锢着她,紧的她呼吸都有些艰难,她忍着肩脊处传来的痛感,空着的手拍他的背,玩味似的说,“……你好像很想我啊?”

    “嗯。”

    他嗓音低哑:“音音。”

    “我很想你。”

    没开灯的室内,廊灯照进来,将他们抱在一起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良久,沈昼松开她。

    陆听音扬了扬手里的饭盒:“晚饭是不是没吃?我给你带了饺子。”

    沈昼合上门。

    她往厨房走,刻意强调:“我给你包的。”

    他靠在厨房门边,长眼黑沉沉:“嗯。”

    陆听音把饺子从饭盒里拿出来,又加热了一遍,才端给他。

    餐桌上,二人面对面坐。

    陆听音手撑着下巴,看他吃饺子。

    “沈昼。”她蓦地叫他名字。

    “嗯。”

    “好吃吗?”

    他没有犹豫:“嗯。”

    这答案,不枉费她跨大半座城来找他。

    吃完饺子,沈昼去厨房洗碗。

    陆听音突然扯开他的手,钻进他怀里,背靠着洗手池。这姿势,很是干扰,他却没有半分不耐烦,“怎么了?”

    “你亲我一下,我给你一个红包好不好?”

    水还在流,他果断把水龙头给关了,随意甩了甩手,而后把她抱起,放在洗手台上。

    他双手撑在她身边,低头,吻她的动作格外行云流水。

    一吻结束,她递了一个红包过来,塞进他手心,“这个是我给你的红包,新年快乐啊沈昼同学。”

    下一秒,她扯着他领口,逼迫他靠近,双唇又贴上。

    “这个是我妈妈给你的,”她又掏了一个红包出来,重复着她来之前陆艳芳和她说的话,“我妈妈说,如果明年我们在自己家过年,你也在这里,就和我们一起过年。”

    沈昼看着手心里凭空多出来的两个红包,他手心逐渐收紧。

    红包纸很厚,硌的他手心有痛感。

    他却浑然未觉。

    陆听音眨眼,忽然又被他抱住。

    还是那种用力的窒息感,力度大到让她脊骨都有些疼。

    但她笑着,贴在他耳边的温声说:“沈昼,你收了我的红包,就是我的人了,万一你以后遇到比我优秀比我漂亮比我更喜欢你的人,你也不能喜欢她。”

    她说:“——你是我一眼就认定的驸马爷。”

    沈昼黑睫下,一片暗涌。

    他喉结哽咽滑动,听到她的话,回:“没有万一。”

    ——世界上,没有人在我眼里会比你更好。

    毕竟在你之前,我讨厌这个世界;

    遇到你之后,我才知道我是活着的。

    第64章 比永远多一天

    陆听音这个年过的, 前所未有的忙。

    每天拜年,拜完年还偷摸跑出去见沈昼。三番两次,饶是不常在家的陆霆都发现了端倪, “小鹿怎么天天出去?”

    陆艳芳轻哼:“谈恋爱了。”

    陆霆:“谈恋爱了?”

    “你这什么表情,你女儿谈恋爱不挺正常的吗?”

    “她有和你说过那个男孩子吗?”

    “我见过一次,挺不错的一男生, ”陆艳芳笑,“我以前不是和你说过吗, 她高中时候喜欢上了个男生——就是这个男生。”

    陆霆脸霎时沉下来, “我不赞成。”

    陆艳芳:“你凭什么不赞成?”

    陆霆说:“她那时候哭成什么样子, 这男生我不喜欢。”

    陆听音生日那天晚上, 陆霆在做手术。下了手术台才记起这事, 忙给她打电话,接的人却是陆宴迟。他向来引以为傲的儿子, 在手机里,就连声音都万分无助。

    “爸, 我好像不是个合格的哥哥。”

    “陆宴迟?”

    “她今天生日,但她一点儿都不快乐。”

    陆宴迟其实很早就知道沈昼的存在, 他也撞见过沈昼送陆听音回家的场面, 但他从未打破过。他只是觉得,人在每个阶段都会对其他人产生某种感情, 亲情、友情、爱情,都是很正常的。对异性萌生悸动, 也是很正常的。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