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吱 - 第9页 了了悸动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嗯。”她应。

    “我还以为,你在追他。”

    话语里,隐约有几分遗憾。

    陆听音抬眸,眼里黑黢黢的,“人上了年纪是会这样,会得老花眼,看什么都看不清楚。”

    陆宴迟跟没听到似的,语调闲闲的:“没追到?”

    陆听音懒得理他。

    见她没像往日般反驳,陆宴迟以为她生气了,余光瞥清她毫无愠色的脸,复又开口,似在安慰她,“人丑就要多读书,好在你读书还可以。”

    “……我没在追他。”

    “自欺欺人。”

    逼得急了,陆听音道:“我有喜欢的人了。”

    陆宴迟唇角扬起的弧度滞住,“嗯?”

    陆听音一声不吭。

    陆宴迟说:“林周逸看不上你的,死了这条心吧。”

    他嘴巴装机.关枪似的一句接着一句说个不停,陆听音听得烦了,按下车载音乐把声音调到最大,音乐声振聋发聩,充斥在耳边,把烦人的声音挡住。

    她百无聊赖地看向窗外,目光停住——

    与她相隔不过两米的距离停着一辆车。

    黑色车身写满冰冷与傲慢,车身线条流畅,彰显不菲身价。

    后座车窗降下。

    沈昼脸稍往外倾,冷眸淡淡,微抿的唇毫无血色。漫天夕阳落在他的脸上,在他眼底投下淡淡阴影。似轻蔑,似厌恶。

    视线相撞。

    她眼里有着一如既往的热情笑意,他眼底却什么也没有。

    三十秒的红灯时间漫长又短暂。

    车子一前一后地飞驰,陆听音忍不住探头望,近旁响起陆宴迟的呵斥声:“头伸出去干什么,命要不要了?”

    “哦。”

    她不舍地回到座位坐好,透过后视镜,看到那辆车在岔路口右转,速度快得只留下一道模糊剪影,被夕阳割碎融入光影。

    见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陆宴迟问:“遇到熟人了?”

    陆听音回神:“同桌。”

    “男的女的?”

    “男的。”

    “离他远点。”

    一个两个都让她离得远一点。

    郁闷情绪涌上心头,她心烦意乱。从口袋里掏出耳塞,一左一右塞进耳朵里,“闭嘴,我不想和你说话。”

    ·

    “我在和你说话,沈昼。”

    男人声音严厉,在车厢里飘荡。

    “你看外面干什么?”

    沈昼按下车窗按钮,茶色车窗缓缓升起,将外界的光和身旁的车一并隔绝在外。他没错过车窗升起时,霞光簇拥在她的脸上,少女满脸的期盼与失落。她唇畔翕动,说着两个字。

    她可能不知道,每次她喊他名字的时候,眼里都是有光的。是亮的。

    而坐他身旁的人,有旁人在时以炫耀口吻,无旁人在则严厉或是恼怒。

    五官和他有几分相似,他常用“姓沈的”来称呼他的人。

    ——是他的父亲。

    沈业昀:“桑桑今晚也回家,你作为哥哥,要有做哥哥的样子,她学习上有什么不会的,你多关照点儿。”

    沈昼狭长眼尾下垂,一言不发。

    见他一副油盐不进的死模样,沈业昀怒火中烧,还未开口——

    副驾的特助递来手机,“沈总,梁总的电话。”

    一通电话,谄媚和阿谀交杂。

    沈昼盯着天花板。

    恶心,嫌恶,反感诸类情绪。

    他快要喘不过气了。

    ·

    沈昼家是独栋别墅,位于市中心最繁华地段。

    房子装修也极尽阔绰奢华,男主人事业有成,女主人温柔贤惠,儿女双全,是众人眼里的幸福家庭。

    沈昼刚打开房门,对面房门也打开。

    身后传来女孩娇软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哥哥。”

    他动作未停,进入房间。

    正准备在书桌前坐下,注意到桌子上多了一个四方盒子。

    房门被人敲响,叶桑桑说:“我给你带了一个礼物,就放在你桌子上,哥哥,那是我特意给你买的。”

    没有人看到的房间,他再也不用隐藏情绪。

    拿起盒子,跟丢垃圾似的丢进垃圾桶里。

    沈昼转身拉开门,动作极大。

    叶桑桑趴在门边,毫无征兆地往前倒,眼前就是他的怀抱,她心安地阖上眼,却没想到他仍旧冷硬如磐石,任她敲了多年都无动于衷。

    她倒在地上。

    “滚。”

    沈昼眼底阴翳丛生。

    动静极大,上楼的沈业昀听到,忙走过来,见到这一幕,怒火横生。他抬起手,直直地就给了沈昼一巴掌,“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儿子!”

    沈昼被打得脸往一侧偏,脸颊泛红,指印明显。

    叶桑桑尖叫,“爸爸,不要打哥哥。”

    沈业昀将叶桑桑从地上扶起,关怀道:“桑桑,有摔到哪里吗?”

    她眼眶含泪,摇着头:“是我自己没注意摔倒的,和哥哥没有关系。”

    “桑桑乖,先回房休息一下,有不舒服的及时和爸爸说,知道吗?”沈业昀半推半拉地把她送回房,折身看到沈昼低垂着头靠在墙边,话语极尽嘲讽,“我当初就得让你跟你妈走,真是有妈生没妈养的东西。”

    许久后,又恢复安静。

    沈昼低头看着脚底灰色地毯。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