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有幸 - 第218页 您想摸摸小尾巴吗[人鱼]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他把花枝插进瓶子里,饶有兴趣地开始摆弄,尝试着搭配出最好看的样子。

    “你回来啦?”他转头看周鸣庚。

    周鸣庚拿起剪刀,道:“花要斜切一下活得更久。”

    叶灯不懂这些东西,腾出地方让周鸣庚剪花,在旁边盯着周鸣庚的脸,继而视线往下滑,注意到对方泛红的指节。

    “韦千亦来过了?”他问。

    周鸣庚道:“这你都看得出来?”

    叶灯“唔”了声,道:“因为你好像打架了。”

    “不算打架,这是单方面殴打。”周鸣庚懒洋洋道。

    叶灯听完以后又抬头去看花,放心道:“这就好。”

    病假还剩一天半,这些年来,他从没休息过这么久,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干什么。

    本来叶灯觉得两个人难得聚在一起,隔日不如撞日地打个炮吧。

    周鸣庚觉得他虽然活蹦乱跳恢复如常了,但说到底终究是个病号,自己对病号下手也太畜生了。

    叶灯百无聊赖,转而冒出别的点子:“好吧,你表演个变尾巴给我瞧瞧?”

    周鸣庚不是很想变,娱乐活动又变成了上一个。

    过了会,叶灯咬着嘴唇,有点懊恼自己怎么提出这种建议来。

    病床质量不比家里大床,幅度稍微大点便吱嘎作响,而周鸣庚并不为此收敛。

    好在VIP病房为了让患者能更好地休养,房间之间隔音效果做得很好。

    中途手机有铃声响起,是路采打来要当贴心小棉袄,被周鸣庚反手挂断。

    叶灯稳了稳喘息,发现是自己的手机,伸出手想要回拨过去:“万一是要紧事呢?”

    周鸣庚抓着他的手腕,也不说是谁打的电话,故作蛮横的语气里夹带着雀跃,像是意犹未尽,也像是对当下满足到不允许有任何变动。

    叶灯蹙了下眉,就被他吻着眉心道:“你现在最要紧的事就是解决我。”

    说完周鸣庚又情不自禁趴在叶灯身边笑,叶灯问他干嘛突然这样。

    周鸣庚无奈地说,想了想,自己太容易被他解决了。

    08

    第二年夏末,京市。

    广告拍摄结束,叶灯卸妆换衣服,出门伸了个懒腰。

    最近跑的通告都是去年定下的,好在他重心一直侧重演戏,这类活动一向排得不多,自己还债不至于还个两年。

    叶灯人气不减,前阵子被颇有含金量的奖项提名,业内口碑也越来越好。

    照前些年的奋斗劲,此刻他的片约和档期应该爆满,但他着实很久没接新工作了。

    以前在给事业打基础,他从花瓶小生转型成演技派,现在知名度有了,观众好感度也高。

    再接下来挑剧本要格外谨慎,没有满意的就绝不凑合。

    通告一少,人就有了充裕的可支配时间。

    这对于顶流而言,有时候是一件很难适应、甚至会引人恐慌的事情。

    不过叶灯倒是没有,自己对流量不至于牢牢不放,而且调整过重心平衡的日子,令他感觉滋味不错。

    他发vlog更勤快了,与朋友与粉丝的互动也更多了,时不时分享书单和游记,隔三差五还去相熟的剧组串门。

    此刻收工下班,叶灯戴上有框眼镜捧着手机,刷了一会微博评论。

    有人阴阳怪气:[叶灯粉丝都这么佛系的啊,你家正主多久没有曝光了,消极怠工算得上业内前三吧,我看他转行当网红算了。]

    [楼上在放什么屁?叶灯的业务能力和工作态度众所周知,合作过的都说好。作品贵在质量不在数量,规划有变动也是情理之中。]

    [你爹的行程用不着你操心,在做什么该做什么,人家心里门儿清,不像你一出生就直奔进棺材。]

    粉丝对叶灯的改变很支持,他也不是刚出道没多久的新人了,这几年的点点滴滴,足以证明叶灯值得被交付信任。

    别的不好说,当叶灯的事业粉确实能放八百个心。

    因为成长环境严苛,他在年少时就明白了独立的重要性,也下过风雨兼程的决心。无论后来被情人细心呵护,还是自己披荆斩棘,他都没有淡忘或动摇。

    叶灯有理想,不过……也有凡心。

    这事情他没明说,但暗戳戳夹带过“私货”,粉丝们自然有所察觉。

    [赚钱重要,恋爱也重要呗,镜头外面咱们叶老师在过什么生活,懂的都懂,让他们酸去吧。]

    [不懂不懂我不懂,详细说说/耳朵]

    [上次在澳城开粉丝见面会,某豪华酒店给粉丝打五折,晚上还送水果盘。你们说那老板怎么想的哇!]

    [啧啧,楼上的楼上就是在装傻讨糖吃。]

    起初不和谐的声音当然会有,叶灯随不满的人嚷嚷,横竖没有效果,久而久之她们也不再抱怨,可以说是接受了无法扭转的现实。

    叶灯慢慢得寸进尺,从隐晦地晒自己和周鸣庚共进的晚餐,到Vlog里会出现周鸣庚一闪而过的背影。

    他就像坠入爱河之后,恨不得向全世界炫耀自己恋人的年轻气盛的毛头小子。

    实际上除了年纪不算小,他的状态真的差不离。

    谈恋爱怎么能让人这么开心的?叶灯纳闷,又不可自拔。

    叶灯离开化妆间,和工作人员告别后,坐上了周鸣庚的车。

    周鸣庚拿出首饰盒,道:“把颜色洗掉了,你看看。”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