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有幸 - 第216页 您想摸摸小尾巴吗[人鱼]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那就五天。”叶灯道。

    助理本来以为这事悬了,毕竟叶灯是出了名的工作狂,说服叶灯休息一会的难度在工作事项中排前三,更别说是让人家愿意放五天假。

    见叶灯答应,助理连忙道:“说好了五天啊!”

    他是来送早饭的,送完便出去了,病房里弥漫着米粥的香味。

    周鸣庚一边灿烂地给叶灯喂粥,一边说着说着开始不着调:“多吃点,身体养好点,我怕守寡。”

    叶灯道:“我娶你了吗,你说守寡?”

    周鸣庚身为厚脸皮,这种提问只是给他得寸进尺的机会:“一夜夫妻百日恩,咱们的恩情都可以加到更年期那天去了,你怎么可以穿上裤子不认我?”

    叶灯道:“认认认,给我多捞点肉松。”

    早饭吃到一半,他忽地咬住勺子,神色凝重地看着周鸣庚。

    周鸣庚:?

    “你是人鱼。”叶灯道。

    明明看过尾巴了,他却说得将信将疑。

    周鸣庚难得没有打岔,语义确切地道:“是。”

    叶灯蹙眉咽下无味的白粥,随即灵光一现,挑事:“那么久不告诉我,你当过我是你老公么?”

    周鸣庚道:“我是担心吓到你,你接受不了怎么办!”

    叶灯道:“你不信任我?”

    周鸣庚察觉到叶灯在故意找茬:???

    天地良心,一开始不说,是因为没有必要,谁会和契约床伴袒露自己最重要的身份秘密?

    到现在还没说,自己真的并非不信任,只是怕叶灯接受不了。

    如果吓到对方的话,自己宁可一辈子用人类的形态出现在他面前。化形后他们的的确确就是人类,现代最精密的医学仪器都检验不出差别,做任何体检都不用顾虑。

    不过他相信叶灯不会的,原先自己已经做过计划,打算挑个风和日丽的空档,和叶灯好好摊牌,只是被意外打断。

    “我发誓我没有。”周鸣庚道。

    叶灯道:“是吗?你有喜欢我到可以说出这种事的地步?”

    他不曾捅破过窗户纸,这下一问,周鸣庚的心意就仿佛搁在太阳光下。

    昨晚算是堪堪路过了阎王殿,现在他们能坐在一起聊天,没人会纠结这种事情,两者相比之下实在是细枝末节。

    包括剧组会有多少人知道他俩的关系,八卦会不会传开,叶灯都不再去想。

    周鸣庚打趣:“是啊,我拿路采的男朋友发誓……”

    叶灯笑了出来,狡黠道:“你用不着冒着被弟弟知道后,追在你后面打的风险,去给我买份鸡蛋灌饼就好了。”

    周鸣庚心说,就知道你要使唤我跑腿。

    他任劳任怨地起身,接着听到叶灯说:“我知道,我比你这个最重要的秘密,还要重要一百倍。”

    要不是这样,在他被卷走的瞬间,周鸣庚怎么会不顾一切地追上来?

    没考虑被自己看见了尾巴会怎么样,甚至没考虑被别人看见了会怎么样,是事后才长舒一口气——幸好别人应该没看见。

    单单凭这一点,叶灯就没不接受的道理。

    何况自己爱他。

    “可我没有这种秘密能跟你交换,你先别走,靠过来一点。”叶灯道。

    周鸣庚靠过去,见叶灯扯断了两根头发,在自己手指上打了个结。

    等去买鸡蛋灌饼,在人堆里排队时,周鸣庚望着头发丝发呆,忽地放声笑了出来,惹得其他人纷纷回头瞧他。

    然而他一点都不管,他只管叶灯是在自己无名指上打的结。

    第87章

    07

    出了这种意外事故,  剧组全体上上下下都为叶灯提心吊胆,连盒饭里的酱鸡腿都不香了。

    可病人需要静养,这些天不方便探望,  他们只能默默揪心。

    四天后,  大家带着果篮零食等等各种慰问品上门,头顶慈爱光环地围着叶灯嘘寒问暖。

    眨眼一上午过去,礼物几乎摆满病房。

    叶灯道:“不好意思,  这段时间麻烦导演多担待了。”

    导演立即摆手:“该是我说不好意思,  你尽管养病,电影的事放心交给我。”

    周鸣庚坐在旁边削苹果,  被一群人明里暗里地打量。

    他们的好奇心就差膨胀到炸开,却一个个都不敢多问,怕给他俩造成困扰。

    有个女生离开前,  悄悄地和叶灯说:“叶老师,你和他的事,我们都没说出去。”

    她做了个给嘴巴上拉链的动作,  暗示大家口风特别紧。

    叶灯淡淡地笑了下,这些天吃得营养,也休息够了,苍白的脸颊有了血色,微笑时恬静柔和。

    他说:“谢谢,  等我回剧组了请你们喝奶茶。”

    女生体贴地笑了下,以为叶灯不打算公开。

    而叶灯道:“我想自己去分享这件事。”

    到了下午,韦千亦来了。

    好像是后知后觉地害怕,  也好像嫌场面尴尬,连自己一个人上门都不敢,拉了好几个朋友过来。

    时间不太凑巧,  叶灯在睡觉。

    “那、那我不打扰师弟休息了,要不把东西放在这儿?”韦千亦这么说着,眼神飘忽没有直视床边另一个人。

    周鸣庚帮叶灯掖了掖被角,走到门口没让这群人进来,道:“不用。”

    韦千亦正想把花束和红包放完逃之夭夭,闻言没勇气忤逆,把这些东西老老实实地捧在手上。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