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有幸 - 第3页 您想摸摸小尾巴吗[人鱼]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萧远叙倚着门框朝外面瞧去,少年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继而转头冲他灿烂一笑。

    浅色衬衫的领口敞开,露出精致的锁骨,锁骨下有一点红色的小痣……教人挪不开眼。

    没等他收回目光,路采一头扎进了游泳池里。

    这次轮到萧远叙满头雾水:“……”

    落水的动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吸引了刚到家的对门邻居兼竹马。

    夏泽稀奇道:“你兴致真好,大冬天的还开泳池派对!”

    萧远叙被惊呆了:“我没有,我只是想带他去开房,谁知道他突然跳了下去!”

    他说完反应过来这句话里有歧义,又说:“不是那个意思。”

    然而夏泽揶揄:“我明白的,咱们两个还需要掩饰什么?我旁观了你这么多年,你终于冲公司里的下手了。”

    萧远叙颇为不可思议,望向泛起涟漪的水面:“这个人有点问题。”

    夏泽说:“什么?”

    萧远叙觉得一言难尽,干脆做了个手势。

    骨节分明的右手点了点太阳穴,然后两手食指交叠比划了个叉。

    作者有话要说:

    路采:伪装人类大失败。

    第2章

    路采下水没到半分钟,便被捞了上来,用浴巾裹得严严实实,塞到浴室里洗澡换衣服。

    门外隐约传来夏泽的笑声,他知道这是在取笑自己,闷闷不乐地抿起了嘴。

    他想,人鱼会上床睡觉,而人类却不会在水里睡觉,这睡眠环境的局限性,是不是说明人类比他们低级?

    瞎想到这一层面,他不由安慰自己,作为高贵的美人鱼,还是别和低等物种计较了。

    与此同时,夏泽在向萧远叙感叹:“他笨是笨了点,那张脸可真的没话说。”

    这位发小是情场浪子,且男女不忌,最爱和花瓶们瞎搅合。像路采这种漂亮又生动的美人,显然处在夏泽的兴趣范畴里。

    萧远叙提醒道:“你别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他并不想让自家艺人和夏泽搅合在一起,趁着路采在洗澡,催夏泽赶紧滚回自己家。

    夏泽伸了个懒腰,说:“不让碰就不碰,护得那么紧干嘛,难不成你自己有想法?”

    提到这个,他继续道:“话说回来,你妈催你找对象催多久了?过几天她瞧你还是老样子,一定把相亲局从年初一排到元宵节。”

    萧远叙选择性无视了催婚的话题,道:“睡傻子犯法,我在劝你有点做人的底线。”

    夏泽被噎了下,竟反驳不了这份说辞。

    “孩子有病就治治,看他从泳池出来还会跟你道歉,智障程度估计还行。”他道。

    萧远叙说:“明天让经纪人带他去做个检查……”

    夏泽蠢蠢欲动:“如果一切正常,那你就把人打包送我家里?”

    “我会告诉他,你满肚子坏水打他主意,让他来你家打你。”萧远叙嗤笑。

    这些话语不过是开玩笑,但萧远叙蹙着眉头,确实觉得路采很棘手。

    让路采当艺人的话,言行举止全有镜头盯着,如果他依旧是今天这副样子,公司都要跟着一起丢脸。

    萧远叙盯着眼前的空水杯,疑惑,这人到底怎么长大的,为什么没一点生活常识?

    要是性格沉稳也就算了,偏偏又天真烂漫没城府,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就接二连三地闯祸。

    ……要不要丢掉?

    “我洗好啦。”路采抱着湿衣服下楼,“您要喝水吗?我帮您去倒!”

    他趿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走,速度一快就会稳不住身形,整个人摇摇晃晃。

    “我不喝水,你可以直接把衣服放桶里,明早会有保姆拿去洗。”萧远叙道。

    路采摇了摇头:“我自己来就行,不用麻烦别人。”

    萧远叙由着他去,他把衣服洗完后,坚持拿起空杯子倒了温水,然后杵在沙发前。

    “不用这么拘束。”萧远叙道,“不困的话可以在这里坐一会,今天留我家过夜吧,再吹风怕你受凉。”

    路采坐下去的时候,双腿酸软得直哆嗦,几乎是仰倒着栽到了沙发上。

    他穿着萧远叙找出来的干净衣服,尺码比自己大一些,裤脚管和袖口都要卷了几圈,松垮地挂在身上。

    两人离得不近不远,萧远叙可以闻到他身上的沐浴露味。

    明明是自己每天用的那款产品,却觉得路采身上的香气有哪里不一样。或许是因为少年气质纯净,给他造成了错觉。

    路采揉着膝盖,说:“下车的时候我就发现东西被偷了,司机让我去报警,我问路走去了那里,可是没有监控记录,他们也没办法。”

    “我不知道能去哪里,只能在街上乱晃,躲进屋子里再被赶出来,反复了好几次。到了傍晚,我的腿已经没了知觉。”

    他顿了顿,又道:“没有你的话,我现在可能饿晕在路边了……我不是故意给你惹麻烦的。”

    萧远叙道:“算不上什么麻烦,你自己小心生病。”

    路采歪过脑袋,笑道:“放心好了,我从小在水里长大,不可能生病。”

    “什么?”

    “我的意思是、是经常玩水,每天泡在海里。”路采磕磕绊绊地说,“哎,我有点困了!”

    谨慎地锁住了客房的门,他反思了下自己刚才差点露馅,幸好萧远叙没有发现。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