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里三可 - 第118页 影卫他揣了朕的崽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逸影被蹭的痒的不行,心一惊,提着脖颈间那颗毛绒绒的东西远离了自己。

    “嘶~,疼~”

    逸影心里又是一惊,意识也随即清醒,一看自己手里正抓着主人的头发,而主人无辜的看着他委屈极了。

    “主人!您醒了!”

    逸影连忙松了手,激动差点跳起来。

    “醒了,醒了,逸拽的我好疼啊。”

    池暝又把人搂进了怀里,逸影红着脸道:“对不起,属下不是故意的。”

    还不都是主人一大清早的就吓他。

    “主人感觉怎么样?要不属下请神医来给主人看看?”

    “等一会再去,让我抱抱你。”

    池暝搂着逸影不放,那种珍贵之物失而复得的心情,若不切身体会没人能明白池暝此刻激动的心情。池暝感觉自己幸运极了,得了爱人又活了命,他上辈子是积了多大福才会如此幸运!

    第65章

    池暝醒过来几人心中的大石头才算真正的着了地, 赤焰果也在池暝体内发挥了药效,千年遗的毒已解,只是此毒折磨了池暝数段时间, 池暝的身体几乎被毒掏空,虽然如今毒解了身体却很虚,还需要多加休息才能恢复如初。

    午饭时间下人端来了两份饭食,一份是逸影的营养餐,一份是池暝容易消化的流食, 大病初愈不宜油腻荤腥,只能吃些清淡的养胃。

    逸影没有先吃,而是端起主人的那一份准备喂主人吃。

    池暝笑道:“我自己来, 不至于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

    逸影有些不情愿的“哦”了一声,将碗递给主人,头低垂着很不开心的样子。

    池暝:……

    “我忽然又没有力气了,还请首领大人喂我吧。”

    逸影差点笑出了声, 只是嘴角微弯着能看的出他心情很好。

    池暝曾喂过逸影很多次,逸影喂他吃饭倒还是第一次,他心中稀罕不已, 背靠软枕享受着爱人喂饭的待遇。怕人饿着了, 池暝吃的很快, 不一会自己的那份吃完便催着逸影赶快吃。

    欣赏爱人吃饭也是一种享受,池暝嘴角微扬, 支起身子在人脸上亲了一口,自从醒来后就恨不得时刻将逸影拴在身边,随时都能亲亲。

    今日放晴,外面的阳光暖洋洋的,逸影便将房门打开着透透空气, 没想到齐云霄一来便看到陛下偷亲逸影的画面。

    “抱歉,我来的是不是不是时候?”

    逸影没有想到他好好吃个饭也能被占便宜,更没想到还会刚好被人看到,立马羞红了脸起身慌张的收拾空碗筷。

    “属下吃饱了,属下去将碗筷端去洗。”

    逸影知道齐云霄此时过来定是有事要和主人说,便干脆暂时离开。

    池暝自是也想到了这一点,只是嘱咐了逸影一句:“小心点。”

    逸影点点头端起托盘转身离开,在走到齐云霄身边时二人微微点头示意算是互相打过了招呼。

    齐云霄关上房门才走到池暝前边坐下:“陛下今日感觉怎么样?”

    池暝点头:“大恩不言谢,齐谷主相救之恩朕铭记于心。”

    齐云霄轻轻摇头:“不用谢我,都是我应该做的。”

    赤焰果珍稀无比,不然也不会引来诸多武林人士的觊觎,他与齐云霄的交情算不得多深厚,这么珍贵的东西齐云霄毫不犹豫的给了他已是天大的人情,又岂有“应该”之理。

    池暝沉思了片刻后扭身从床内侧打开了一个暗格,暗格里有一个小小的盒子,池暝拿起盒子打开来,里面是一条和齐云霄脖颈间所戴的差不多的刺绣平安锁。

    “能和我说说这个平安锁的来历吗?”

    池暝索性连尊称都不用了,立时拉近了二人之间的距离。

    齐云霄将自己脖颈间的平安锁取下了与陛下手中的对比,两个平安锁款式颜色一模一样,只是齐云霄手里的平安锁上绣的是“平”字,陛下的平安锁上绣的是“安”字。

    “这是我娘亲手所绣。”

    池暝又沉吟了片刻道:“这平安锁是父皇交给我的,说是一个朋友所赠。”

    当时父皇还说要让他好好保管,他便一直戴在身上,只是后来年龄大了他便没再戴了,而是妥善将它收藏了起来,直到无意间看到齐云霄脖子上戴的他才想起来他也有一个差不多的平安锁。

    只是池暝不明白,齐云霄的娘亲绣的平安锁为什么会在他这,难道父皇和极乐谷有什么渊源不成?

    只听齐云霄淡然一笑道:“陛下可知先帝是如何中了千年遗的毒?”

    “父皇说他微服私访时,遭小人所害不慎中毒。”

    “这个说法对,却也不对。”

    池暝心中微惊:“愿闻其详。”

    齐云霄深深看了池暝一眼,等了片刻后才悠悠开口,将极乐谷和先帝的渊源仔细说了。

    极乐谷多年来与世无争,谷主齐峥嵘年迈更是深入简出,几乎很少在江湖上能见到他的身影。

    齐峥嵘年轻时曾在江湖上结交过一个至交好友,此人乃是飞鸾庄的大庄主,飞鸾庄的大庄主身中剧毒来信求到了齐峥嵘跟前,齐峥嵘为人仗义便让女儿齐芳蔼带着能解百毒的赤焰果前去飞鸾庄。

    齐芳蔼自小在谷中长大,涉足不深,更是天真浪漫,心思单纯,去往飞鸾庄的路上齐芳蔼先是结交了一名叫李朗的青年才俊。李朗此人口才了得三言两语便把单纯的齐芳蔼哄骗的团团转,而齐芳蔼也一股脑的把自己的底细抖了个干净。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