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里三可 - 第8页 影卫他揣了朕的崽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若不想你的丑事暴露于世便听我的。”

    无咎虽这么说杨梵还是不由生疑,断龙石虽珍贵却如同鸡肋,杨梵得到断龙石多年始终不知它有何用处,只知这断龙石稀世罕见便一直收藏在名剑山庄的宝阁之中。

    直到有人潜入名剑山庄想要盗取断龙石被无咎发现,无咎便让杨梵带上这断龙石来参加武林大会。

    说到无咎此人也让杨梵起疑,此人忽然找上他提议要和他合作争夺盟主之位,但此人除了告知名叫无咎外其他一概不说,就连无咎这个名字多半也是用的化名,这样的一个人岂能让人放心?

    是以杨梵对无咎选择了保留。

    *

    夜色漆黑如墨,残月高挂上空。

    明月莊朱红色的大门前两头石狮子威武雄壮,在这黑夜里更显青面獠牙。

    一条人影敏捷的翻过墙头来到了欧阳墨玉的房门前,这人轻车熟路用特殊手法三两下便弄开了门栓,随即闪身进了欧阳墨玉的房间。

    片刻后只听房间内传来欧阳墨玉的大声呵斥,黑衣人窜出房间,欧阳墨玉未披外衣提剑随即紧跟而出。

    二人迅速交手惊动了众人,明月莊的门人手持火把和武器朝在欧阳墨玉的院内聚拢而来。

    黑衣人似乎并不慌张从怀中掏出一枚暗器射向欧阳墨玉,在欧阳墨玉闪身躲暗器的空隙间快速跃身离去。赶忙而来的明月莊门人只来得及看到一个黑影瞬间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有门人发现打在门上的暗器钉着一张纸条,欧阳墨玉接过纸条打开一看瞬间大怒!

    来人正是他们要追捕的江洋大盗姜冲,姜冲夜潜明月莊不为偷盗却直冲欧阳墨玉的房间而来,事后又故意留下纸条离去,挑衅意味十足。

    欧阳墨玉毕竟还是年轻气盛,遭此挑衅自是震怒万分,誓要将姜冲擒获!

    此事第二天便传遍了所有人的耳中,有人惊疑江洋大盗的大胆,也有人气愤姜冲的目中无人,把他们这些武林中人全然不放在眼里,当然,也有人在背地里嘲笑欧阳墨玉无能,让江洋大盗潜入房间又眼睁睁让人给逃了。

    *

    又是一天的夜晚,距离金陵城外十里的地方。

    杨梵对着江洋大盗姜冲怒气冲冲的质问:“我不是让你这段时间先躲着吗,为何不听我的!”

    姜冲一身夜行衣长的五大三粗,方脸上的神情写满了傲慢与不屑:“怕什么,世上就没人能捉的了我,帮你教训了欧阳墨玉那小子,杨庄主不该感谢我?”

    杨梵冷哼:“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最好小心点别再擅自行动,否则老夫也救不了你。”

    “我若被擒定会把所有事都告诉武林众人。”

    姜冲毫不留情的威胁,杨梵气结恨不得就地扭断姜冲的脖子。

    “有我在便不会让你被擒,但前提是你要听从安排,别以为你有了老夫的把柄便可为所欲为!”

    姜冲忽然脸色一变嬉笑着讨好道:“庄主别生气啊,是我不对,我以后都听庄主的。”

    “你最好是。”

    说罢杨梵便转身离开。

    姜冲望着杨梵离去的背影狠狠啐了一口:“老狐狸!”

    茂密的树枝间池暝冲和逸影彼此对视了一眼,待姜冲也离开后二人才从树上跳下,随即跟着离开。

    第5章

    清早侍卫提来食盒,逸影伺候过主人穿戴整齐,打开门接过侍卫手里的食盒。

    池暝在丫鬟的伺候下净脸漱口,逸影便将食盒里的早饭一一拿出摆放到饭桌上,全程都微撇着眉,似是非常不适。

    将早饭都摆放好后逸影和往常一样对每道菜试毒,在外不比宫中,主人的早饭要简单许多,一大份银耳莲子羹,一份香花卷,一份酥卷,一份甜枣糕,但分量都不少,明显是两人份的。

    逸影忍着胃里翻江倒海的不适将每份早饭都尝了一遍,在试吃香花卷时那油腻的香味扑鼻而来瞬间便充斥了整个口腔,逸影终是没能忍住跑到门口弯腰干呕了起来。

    池暝何时见过逸影如此,不免被吓了一跳,以为饭食中有毒。

    “有毒?”

    池暝连忙捉住逸影的一只手腕给人把脉,但是脉像平稳不像中毒的样子,池暝疑惑皱眉。

    逸影没有吐出什么东西来,待那阵犯恶心的感觉过去后便连忙向主人请罪:“与饭食无关,是属下自己身体的问题,属下失礼请大人责罚。”

    前几日开始闻到油腻的东西便会胃中不适,更是连吃饭也没有食欲,不想这种情况竟越加严重了,逸影不禁心中烦闷。

    “你若身体不适便找大夫来看看,今日便不要跟着我了,好好休息。”

    “不行,大人身边不能无人保护。”

    “我自己也会些武功用不着你时刻跟着。”

    “武林大会龙蛇混杂,属下不放心大人只身一人。”

    主人此来只带了他一人,逸影哪敢离开主人半步,哪怕夜间睡觉都保持着几分警惕,事关主人的安全逸影从不会让步。

    池暝扭不过人,见人好了许多似乎没什么问题便不再坚持。

    恰在此时有人来报说名剑山庄的杨庄主求见,池暝会心一笑吩咐来人让杨庄主等着,他用过早饭便去。

    池暝有意晾杨梵,一顿早饭故意吃了将近一个时辰,逸影没有胃口早饭只喝了一碗银耳羹。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