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郎 - 刀疤 春夏秋冬(兄妹骨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天渐渐冷了,杨柳和她哥之间的关系也下降到零度。他们谁都没有和对方说话,杨柳也破天荒地不再喝牛奶了。

    杨林抱着一杯热牛奶,等它渐渐冷却到室温,然后自己喝掉,日复一日。

    今天他要出去聚餐,外面披了一件黑色的厚夹克,里面只穿了深灰的衬衣。他留下纸条贴在冰箱上,告诉她晚上回来饿了就自己热些东西吃,然后便出门了。

    可他喝完酒回来仍不到十点,杨柳还没有回家,他解开拉链和几个衣扣躺在沙发上,心想她也是累,比他起得早,比他回来的还要晚,她没有不听他的话过,一直好好学习,杨柳在他心里一直是个很乖很乖的孩子。他仰头靠着沙发,醉酒后的难受涌上来,他便撑着身子去洗澡。

    他动作很快,明明接触不到她,却害怕她嫌弃他的味道,在身上抹了很多沐浴露,指甲缝都用香皂搓了一遍。

    他洗完坐回沙发,她正好回来。

    杨柳一进门就闻到他门口厚外套上的烟酒味儿,皱着眉把鞋甩到一边,一股脑地往屋子里钻。

    杨林端着一瓶啤酒,问她:“是不是要考试了?”

    杨柳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应答。

    她最近不想学习,也不想听课,今天的测试理综交了白卷,被叫去一顿痛骂。她麻木地听训,什么都不想思考,什么都不想做。

    她一想到他就心痛,望着窗外面的枯枝败叶发呆,不想低头做题,怕眼泪掉下来。这个世界上除了他没有人真心的关心她在乎她,她站在教室里,因为长时间的忽略周围,现在根本没有人和她交流了,如果不是因为成绩靠前,老师也不想搭理她。

    杨柳没有办法一边交朋友一边学习,因为她只能把一切投进去才能拿到好成绩,她想缩成个团,把差劲的自己埋起来,然后就这样闷死。

    她最近又想要自残,在厕所隔间拿出小刀,对着手腕上横斜的伤疤寻摸一处好地方,然后划下去。她喜欢肉体上的疼痛,看着血往外渗透,她就想起来杨建中一边抽她巴掌一边说。

    喜欢才会打你的。

    杨柳醒过神来已经划了五道平行整齐的伤口,血量不大,汇成小小的两滴红色掉在纸上,她随便擦了擦,用从医务室买的纱布裹起来,然后用衣服遮挡上。

    晚上到家伤口就开始痛得发痒,她隔着衣服抓了抓,杨林看她站在那里不自然地抓胳膊,呼吸一滞,让她过来。

    杨柳走过去,避开他的眼神,杨林拉开她的袖子就看到从纱布渗出来的血。

    他气极了,把手腕抬起来让她低头看,颤抖地问她:“好玩吗?”

    杨柳的眼睛和鼻子都很酸,她盯着地板,想要把手抽回来,他却攥得很紧。杨柳太想哭了,痛苦到想要大叫、发疯,想要顺着手腕的伤口把皮肤抓开,把里面的什么东西放出来。

    如果人类有灵魂,她现在就想要把它解救出来,然后撕烂从楼上丢下去。

    杨柳想死的时候就会想起他,还没有还给他钱,她做了太多错事,她不会死,她要还给他,把一切包括自己还给他。

    杨林松开她的手,靠在沙发上,疲倦地合上眼睛,她想要走,他却把她拉过来抱在怀里,他的呼吸打在她的发间,杨柳紧抓着他胸口的衣料,想要挣扎,可是感受到他的微颤,她又停止了动作,埋在他的怀里。

    她的头发微微打弯,有些自然卷,又黑又蓬,她舍不得剪,现在已经很长了,杨林想起以前陪她看的电影,有这么漂亮的长发,她天生就是公主。所以学校打电话让他带着她去剪头发,剪成难看且统一的学生头,他不答应,还给她买了很多发卡。

    优秀的孩子有特立独行的权利。

    她本来应该快乐的。

    杨林轻轻抚摸她的长发,哑声道:“柳枝,别伤害自己,为了我,好不好?”

    她想要什么他都给,只要别再做这种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