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铁厨师长 - 47.小黄鸭(600珠加更) 【仙侠】闻人欢(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同一时间,灵隐峰正殿内。

    满头珠翠簪钗的美艳仙尊正懒洋洋地卧靠在椅背之上,单手半撑着头。那双浓黑的眼睫微垂着,遮去眸中流光,更显得他神情有些莫测。

    位于下方的素衣女子低伏于白玉地板,满头黑发落在地面,露出苍白脆弱的脖颈。她低声啜泣道,“求仙尊……”

    贺兰仍是那副没精打采的做派,没有应声。案几之上的灵茶已然凉透,显然是放了有一阵子。

    贺兰亭表面上仍是那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实则意识游离,早已经没在听阿喜在念叨什么。

    阿欢走后他好像再找不回过去的生活状态,做什么都好无聊,除了在宗内搬砖干活外,人生乐趣只剩下自我打扮。

    眼尾飞红越画越长,口脂殷红如血,张扬得很。这两天变本加厉到往眼皮上抹矿物粉,亮亮晶晶,花楼舞女都没那么夸张。

    各式发簪戴满头,也不管好看不好看,反正是足够博人眼球。要不是化神期修为高,脖子都得给压断。

    夸张得像唱大戏的。

    唱大戏的贺兰才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正潜在识海内跟土拨鼠大军吐槽阿喜:“好烦啊这人。”

    骚扰他骚扰得没完了都。

    土拨鼠大军近日听腻歪他抱怨,也觉得贺兰好烦。

    识海内没有隐私可言,贺兰听见对方心声,瞬间翻脸,心念一动就将土拨鼠大军变成一群小黄鸭。

    嘎嘎嘎嘎嘎嘎嘎——

    鸭叫声比吱吱鼠叫还吵闹。

    尤其此时耳边还不时传来女子如泣如诉的哀怨声,贺兰脑袋都要听炸了,不得不收回神识,懒洋洋掀起眼皮,薄唇轻启:“滚。”

    阿喜肩膀瑟缩了一下,依旧不肯放弃:“请仙尊告知阿乐下落。”

    贺兰面无表情,端的是个高贵冷艳的架势,说的话却很诚实:“本尊不知道。”

    阿喜才不信他鬼话,自顾自伏在地上呜呜咽咽,哭丧似的不断念:“亚父……亚父……”

    贺兰烦得不行了,好想把她鲨了。

    他此前在阿喜识海内没读到多少有用信息,觉得这人用处不大,准备让她那相好弟子带着她一块儿从灵隐峰滚出去。

    没成想阿喜知道贺兰与阿乐见过后开始发疯,被禁制拦于门外,就在峰底长跪不起。她还磕头,磕的满头满脸血,曜日仙尊那弟子心疼疯了,非得跟着一块儿磕。

    贺兰被曜日仙尊联合老好人叶音连哄带求,烦得没法了,只好把人放进来。结果自那之后,阿喜就赖着不走了。

    冰原人语言交流能力都有点问题,阿喜也不例外,成天复读机似的问什么时候才能去杀阿乐。不问阿乐的时候,她就哭亚父。在她口中,亚父是永远滴神,唯一的光,冰原上灿灿生辉不落的太阳。

    冰原才没有太阳,冰原上空是循环不息的灵力河流,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反正贺兰听阿喜念叨得好烦,不得不开口打断她讲话:“所以这个亚父,唔,怎么死的?”

    “亚父才没有死!”

    “哦。”

    “亚父只是、只是被阿乐害了……”

    贺兰毫不同情:“所以他死了。”

    阿喜双唇颤动了下,喃喃:“那不一样……”她抬起头,音色渐低,眸中却显露出贺兰无法理解的狂热信仰,“亚父说过,我们是不一样的。哪怕意识消散,本源最终也会回归灵力河流……”

    贺兰想起阿乐识海内的冰原洞府,冷笑了声。他正欲开口说些什么,脑海中,却突然闪过一丝锐痛。

    卧靠着的仙尊猛地坐直身体,掌心翻转,瞬时自储物戒中祭出一面精致铜镜。

    在光洁奇异的镜面之上,曾标记着阿欢所在方位的小点,在片刻之前,兀自消失不见。

    ————

    我肥来辣!返乡之后网络无限卡,以至于这章都是等好久才刷出验证码qaq

    断更期间对接下来的剧情进行了一些修改,增加了可攻略人物,并且鲨了一个角色(不是阿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