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铁厨师长 - 42.红糖煎饼(ωоо↿8.υiр) 【仙侠】闻人欢(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在幼年,亚父就教导过,不要去凯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那时,也的确没有任何一样东西属于她。因此,在第一次帮时与穿衣服,像个能够负责的人那样照顾对方时,阿欢心里其实很开心。

    她甚至想到要给时与剪头发,去更加用心地照顾,把小黑猫养成油光水滑、手感绝佳的大猫猫。

    可是这只猫猫,原来是别人家的。所以,才不选择她。

    “……为-为什么、不要……”少年哭得抽抽搭搭,眼泪打湿了怀抱着的裤腿。

    阿欢觉得答案好明显的,完全不需要回答。可她想了想,还是说:“因为,你不乖。”

    可她不久前才说过自己很乖。时与不明白自己哪里错了,可他绝不能放着受伤的哥哥不管……

    这其实很正确,哪怕让一百个人来评判,九十九个都会说时与没有错。

    可是阿欢,只愿意做被无条件选择的唯一一个。

    良久,时与松开了怀抱。他长长的睫羽上还挂着将落未落的泪珠,想要辩解似的张开了嘴巴,最后,却什么也没说。少年只是怔怔地松开手臂,沉默地望着阿欢。

    阿欢头也不回地继续走自己的路。

    走过转角时,听见身后响起男子的骂声,是在叫时与将他背到医馆去。

    阿欢不明白,这位方才一直不吭气的“哥哥”,面对帮助自己的人为什么反而变得凶——和他教导时与的道理一点儿也不同。

    不过,她又觉得无所谓。

    快走到客栈门口时,阿欢见到自家小师兄祝南风正满面焦急地四处张望。

    “不好意思,请问您有没有见到——阿欢!”

    扎着马尾的少年才在人流中望见阿欢,立刻朝着她拼命挥手。又胡乱向问询的人道了谢,巴巴地跑过来:“你去哪里了?!”

    祝南风问着,气得抬起手,想敲敲阿欢脑袋。可看着少女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又好半天,也下不去手。他最后泄了气,自己安慰自己:“罢了……你没事就好。”

    阿欢看着祝南风,想了又想,终于从脑海深处搜刮出一句礼貌用词:“对不起。”她慢吞吞地说。

    回应她的,是少年拍了拍她脑袋的手。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祝南风此时又笑起来,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都说了,你没事就好!”他一边领着阿欢往回走,一边想起什么,又回过头问:“不过阿欢,你是从哪个门出客栈的?”

    他先前不想耽误小队进度,所以送阿欢回家后自己又去了调查,想听听有没有关于妖物的传言。可就如昨日那般,祝南风接连去了茶楼与酒肆都无甚收获,加上心里依旧放心不下,索性早早返回。

    可敲了阿欢的房门后,却没得到任何回应——阿欢不贪觉的,不该是在午睡。又拉了路过的伙计来问,却得知这间屋子里的人没见下楼。他有些担心,加之门未落锁,于是道了声歉后拉开了房门——

    在看见屋内空无一人,而被单凌乱一片,地上还落了件被脱下的裙装后。祝南风的脑袋,“轰”一声炸了。

    幸好,只是虚惊一场。

    阿欢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多曲折误会。她理直气壮回答:“从窗户。”

    “!”祝南风又想抬手敲她脑壳,“你连飞都不会,怎么可以乱翻窗?!”

    “我会,灵力运转。”阿欢说。其实她以前还会《情场万胜宝典》心法,但是被贺兰禁止再用了。

    “那你成功了吗?”

    “……”

    沉默,是阿欢最好的保护色。

    祝南风叹了口气:“下次可别再自己乱跑了,不然,大家都会担心的。”

    “大家,都是自己跑。”不然,怎么叫分头行动。

    “……可是,你不一样。”

    不知道自己哪里不一样的阿欢用眼神给祝南风发了个问号。

    祝南风讲不出来。他在心里想了几个回答,都觉得害羞得不行。少年人的心动总也简单,懵懵懂懂,只想着要对方康健开心。却没想过,要如何去表达自己。

    他掩饰性地轻咳了两声,忽然想起什么,连忙说:“不讲这个了,阿欢,我给你带了好吃的。”

    祝南风说着,从怀中摸出了个红糖煎饼。用油纸仔细包好的,加上揣在怀里,还热乎着。他开开心心递给阿欢:“喏,快尝尝,我排了好久队才买到的。”

    阿欢点点头,接过少年手中的油纸包打开。煎饼外皮烤得脆脆的,撕开后里面的红糖馅裹着热气,散发出一团甜香。

    阿欢把煎饼对半分开,想了想,又比较了一下,把更大些的那块儿递给祝南风。她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好认真,没意识到自己看起来像跟玩伴分糖吃的小孩。

    祝南风失笑,并未推拒,美滋滋地接过红糖煎饼,咬了一大口。

    唔,就好甜。

    ———

    追·更:po18s𝓕。cᴏm(woo↿8.u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