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蛋卷 - 第260章 关苏剧场版 娇妻别太甜,花开一夏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不按时间顺序排列。)

    part1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

    两人窝在沙发里,各自忙着各自手头的事情。

    苏潼已经重操旧业,回归服装、珠宝设计。

    反倒是关天澈闲了下来,看着电影,有一搭没一搭的,不紧不慢偶尔处理下手头的事务。

    客厅放着很小声的纯音乐,点了安胎的香。

    满目琳琅,余音绕耳。

    “你最近真是,天天中午不到下午就下班吗?”

    苏潼欣赏完成稿,手托腮,望着他的侧脸疑问。

    “嗯,以前活得太累了,现在准备退休。”关天澈点头。

    退……休?

    苏潼手没撑稳,差点滑落下去:“你,才刚三十,跟我说退休?”

    ——他这人,真的没有一点逻辑。想一出是一出。

    对,上上次要休息的时候说什么?想做小白脸?

    “对。”

    对面她的满腹狐疑,他一脸认真到不能再认真的点头。

    ……

    自这天起,关天澈每每都是中午就光速下班,公司所有都交由lucy。

    不过lucy也并没有再如同以往出白工。她有了关氏百分之五的股份。

    直接进入世界富豪榜前二百,成为上榜的百分之一年轻女性。

    在关总手下真的很公平。

    有多大能力,就能拿多大回报。

    lucy不再心里诽谤这个老板的腹黑,而是更加把一切的事情都当做自己的事情做。

    他则心安理得的三十岁就退居幕后老板。

    宣告光荣退休了。

    话说……这人到底随谁。

    ……

    呃,不过在能力越出众之后,这个老板的下班就越光速。

    当然也无可厚非啦,毕竟没什么好诽谤的了。

    他已经用前三十年任何人都难以达到的绝对专注,得到了丰硕回报,是足以不用再操心的。

    毕竟家中有娇香软玉,环境舒适,未来不愁,谁也不会安安分分守着点,没日没夜工作的。

    无可厚非。

    part2

    楚晟和小软家,最后是一对非常可爱的女孩子。

    得父母遗传,从小就生的白白嫩嫩。

    而且乖巧到出奇,几个月的时候就很少哭。

    乳名就叫了小团子。

    在那之后,不再是这两口子往西岸赖着不走。

    而是关天澈和苏潼天天往那边跑。

    ……

    楚晟答应关天澈的局,说什么都照做——也终于要偿债了。

    在关天澈的教唆下,小团子一直叫他爸爸,叫亲爹叔叔。

    叫苏潼妈妈,叫亲妈为小妈。

    楚晟大写的懵逼,加生无可恋。

    miya倒是根本不介意。反正大家都这么熟。

    直到孩子三岁半,快四岁之后懂点事了,才知道改口,纠正了过来。

    苏潼哭笑不得,阿澈,以前总觉得你只是坏。

    现在才发现,你是天生的,骨子里都坏。

    他一脸委屈,明明是楚晟自己天天跟我约着赌。

    愿赌服输,天经地义。

    夫人你到底跟我是不是一家。

    part3

    某天一早,楚晟火急火燎的赶来西岸别墅区。

    只走到一楼客厅,就忍不住喊:“关天澈!”

    关天澈等着苏潼换了衣服,才跟着悠闲自若的下了楼,明知故问——

    “早啊,阿晟,怎么了。”

    楚晟咬牙:“天哥,你也太过分了,怎么一声不吭的就把那个娱乐公司卖给我家了!”

    “对啊,你父母自己跟我签的合同。支持你的事业,你不正好也爱好传媒行业吗。”

    “那你卖贵两倍是什么意思?”

    “你在我这连吃带拿,还不准备连本带利的还回来?”关天澈轻飘飘的拍了拍他肩膀,“都是好兄弟,大早上来跟我提钱,多伤感情。以后别这样了。”

    苏潼看着原地石化的楚晟,同情又好笑:“阿澈,我就说你当时在打算什么。没想到你竟然按兵不动,等了这么久。”

    miya跟着好奇的问:“苏苏,什么时候的事。”

    苏潼随便估摸了一下:“两三年前吧,好像……就我们一起吃饭那次,阿晟来连吃带拿了好多,阿澈还送他走。我当时就说他不会这么好心。”

    “错,是四年零七天前的打算,昨天正好一次清算。”关天澈好心纠正。

    “不是吧……阿澈,你怎么记这么清楚。”

    “没办法,我这人,就是记仇,天性难改。”他走过去自顾自的倒水了。

    miya同情的拍了拍楚晟:“早就跟你说了,你天哥不是什么好鸟。他跟苏苏都记仇,更别说你了。”

    part4

    某个晚饭后,她磕着瓜子,听着综艺节目,看着手机。一心多用。

    突然惊呼:“阿澈!我购物车里的东西呢?”

    “帮你清空了。”

    “那我还真是谢谢你!用我的卡帮我清空这么多没用的东西!”

    他得意挑眉:“夫人过奖了。”

    “我没有在夸你!”

    为什么感觉这句话似曾相识,这些年说了好多遍。

    他到底听不听得懂!

    part5

    几年后,在一只小包子已经三岁多,还要跟妈妈睡的时候。

    关天澈第二天一早,忍无可忍,直接开车把儿子丢回了父亲关景拿边。

    爷爷和小姨关瑜都疼化了。

    儿子眼泪汪汪。

    他第一句能说完整的话是,父爱如山体滑坡。

    苏潼知道后,哭笑不得:“父爱如山……体滑坡?——阿澈,好歹也是亲儿子。”

    关天澈毫无接回的意思:“男孩子不能惯。”

    小包子委屈:“爸爸,你乱说!我才这么一丢丢大,要跟妈咪睡怎么就惯了。”

    他比出一个很小的圈,意思自己还很小。

    “你妈咪是我的。”关天澈不为所动,“等你大了有本事,找自己老婆黏去。”

    “脑婆?”小包子很懵懂,“是什么。”

    他似懂非懂的想了几秒:“和宝贝儿一个意思吗?妈咪。”

    苏潼懵:“你从哪里听来的?”

    “爸比经常这么叫你呀。”

    “可别跟你爸爸学。”

    小包子似懂非懂的点头:“才不会呢。”

    注意到关天澈还在听,他小跑两步把苏潼拉开,悄悄在耳边说:“妈咪,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说爸比不喜欢我。我自己也觉得,你跟我说实话,这个坏人应该不是我的亲爸比吧。”

    苏潼笑出声:“你这孩子,太早熟了怎么懂这么多。”

    关天澈瞅了一眼,光看口型就知道意思,心底隐隐不悦:“小瑜,不早了,带他回去。晚了爸着急。”

    “妈咪,爸爸又赶我走。呜呜呜……”

    他哭的眼泪汪汪,还是被关瑜带回去了。

    苏潼有几分心疼,不过这小子确实很粘人,四五岁了还时时刻刻都要妈咪陪着也不太好。

    在自己身边只能娇惯,对男孩子来说,未必是个好事。

    让他适应一个独立的过程。

    在目送关瑜和儿子走了之后。

    苏潼窝进他的怀里,跟他对望了几秒:“阿澈,你对小团子和我们儿子差距有点大。”

    他悠然开口:“男孩子和女孩子教育方法不同。老头子如果像你这样教育孩子,我现在多半在坐吃山空,或者已经吃完了沿街乞讨。——条件优渥,事事顺他意,他无论多大之后都不会明白,男孩子要承担什么样的家庭、社会的责任。”

    “你是不是不喜欢男孩子。我们也要个小女孩?”

    关天澈随手打理着她的长发,轻轻刮了下她鼻梁:“想什么呢,我和你对小孩子的喜欢一点都不少,只是认知的教育方式不同。不可能再要了,我才不舍得你遭那个罪。”

    那天在医院,楼道等待的几个小时都心急如焚。

    他第一次感受到紧张是什么意思,手不知道放哪里。

    看到她麻药结束的时候脸色苍白。

    那种滋味可不好受,再来一次还是算了吧。

    part6

    小包子满五岁的家宴。再一次承包了世茂酒店。

    这一次为了避免‘多花钱’索性直接买了这里。

    关景一家、封承白媛一家、阮软一家、甚至连楚晟远在异国他乡的一家都赶回来了。

    难得的多年团聚场面。

    徐思渺也改了口:“表姐、表姐夫。”

    苏潼秒懂:“还是古人说得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难怪我和思渺这么有缘,对吧,表弟。”

    季辰显得有几分无奈:“这个贼丫头,真的不简单。”

    ……

    prat7

    两人独处。

    苏潼后知后觉的发问:“阿澈,你说如果当年我一直没想通你会怎么办呀。”

    关天澈甚至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就平静回答:“一直等下去吧。不管闹到哪一步,我从没有过和你分开的念头。”

    她安静了,笑得狡黠。

    再也没有比这更美好的安静了……

    (end)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