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七 - 第304章 大结局 契约婚宠:总裁老公请接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蔺厉舟单膝蹲下,黑眸微眯:“你叫我什么。”

    “爸爸!”乔寒重新叫了一声,脸上还带着笑。

    蔺厉舟突然勾唇,将他们母子两搂在怀里。

    总算结束了。

    无双门的人已经全部被控制了,风曜站在旁边,眼里划过一抹怅然,心中暗暗决定了什么事。

    爱情,有时候就是那么奋不顾身,趁还能爱的时候,紧紧抓住……

    良久之后,乔檬站起身,还没来得及擦泪,突然就被人抱住,那人力道紧的让她喘不过去,她转头诧异的看着蔺厉舟,满脸疑惑。

    蔺厉舟抱着乔寒站在旁边,只是淡淡笑了一下,没有说其他的。

    “对不起,对不起……”

    慕屹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乔檬突然之间有些尴尬,她和他什么时候有这么亲密的接触了,而且蔺厉舟居然没有反对,实在是奇怪……

    她挣扎着想要从他怀里出来:“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我没有放在心上,在说了,唐希瑶是你妹妹嘛,你担心她也是很正常的事,我……”

    “唐希瑶她不是我妹妹。”慕屹打断她,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会把她吓到之后,才缓缓放开。

    乔檬笑了两声,揉了揉肩膀:“这样啊,那再找找吧,总能找到的。”

    “不用找了。”

    “啊?”

    “已经找到了。”慕屹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是吗,那……”为什么她觉得他看她的眼神那么奇怪?乔檬心里有个想法一闪而过,不会吧……

    蔺厉舟走过来揽住她:“好了,有什么事改天再说,先回去。”

    两艘巨大的轮船在缓缓驶回码头,不远处的,站着一个女人,她颤了颤睫毛,转身离开,在转身的那一刻,泪流满面。

    她从十岁的时候被派到卫殊身边,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多年。

    对于她来说,卫殊的是她的主人,更是她的亲人。

    现在,她又是孤身一人了。

    她走了几步,却突然停了下来,前面站着一个男人,那个在村落里因为她落尽了海里,却没有死的那个男人。

    月牙站在原地,突然觉得,海风没有那么腥了。

    *

    一个月后,金黄色的海滩边,阳光闪烁,耀眼夺目。

    乔檬一身雪白色的婚纱,手挽着慕北,缓缓走到了众人视线里。

    她看着不远处黑色正装的男人,眼里有泪光闪过。

    这一切都好像是在做梦,她也曾经想过和他的婚礼是什么样子的,但绝对不是现在这样,有那么多好友的祝福,有父亲,有哥哥……

    自从一个月前回去后,蔺厉舟就把所有的事告诉了她,她当时就愣在了原地,她何曾想过,慕屹寻找了二十多年的妹妹竟然会是她。

    在她知道真相的那一刻,慕屹就一直在门外等着,等她的原谅。

    她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开门出去,和慕屹并肩坐在了台阶上。

    慕屹似乎有些诧异,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该叫她什么……

    “我以前其实很羡慕唐希瑶,因为我觉得她有两个那么疼爱她的哥哥和父亲,而我,却连自己的亲人是谁都不知道。”乔檬说着,轻轻勾了勾唇。

    想起唐希瑶,慕屹眼神暗了暗,他是太心急了,否则也不会不听所有人的劝告,一味的认定自己是对的,现在想想,真是蠢到家了。

    半响之后,他才无力的开口:“对不起……”

    这是迟来了二十多年的道歉,从小七被抓走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一直想要对她说,现在也终于说出了口。

    乔檬拍了拍他的肩:“好了,我接受你的道歉,回去休息吧,你都在这里守了两天了。”

    慕屹微怔:“你原谅我了?”

    “不然呢,我还要打你一顿吗?”乔檬笑着看他。

    “打吧打吧,只要你解恨,随便你怎么打。”

    “我才不要打你,要是把你打坏了,冉冉会杀了我的。”

    慕屹忽然一笑,他知道,乔檬已经彻底原谅他了。

    隔了一会儿,他又问:“小七……我能叫你小七吗?”

    乔檬道:“都行啊,从今天开始,我也是有哥哥的人了,如果以后蔺厉舟欺负我,你要帮我揍他。”

    慕屹慢慢扬唇:“好。”

    这之后,慕远山和慕北都来了a市,虽然她有些无法立刻接受自己的现在的身份,但奇怪的是,从她第一刻看到慕远山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可能这就是血缘关系吧。

    而慕北,她的大哥,她在她眼中看到了份外的疼惜。

    站在婚礼现场,乔檬的鼻子有些酸,她最爱的人,她最亲的人,现在都在她身边,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现在的她,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

    而另一边,许冉冉也穿着婚纱,挽着经纪人的手走了过来,她是孤儿,待她最好,也是最亲厚的人,无疑是陪伴多年的经纪人无疑。

    慕屹和蔺厉舟站在另一头,看着自己的女人,眼中满是柔情。

    这时,慕屹突然开口:“蔺厉舟,我想起一件事。”

    “嗯?”

    “我好像说过,我绝对不会把我妹妹嫁给你……草,你等着,我要带小七逃婚。”

    蔺厉舟不为所动,挑眉道:“说过么,我怎么不记得。”

    “你当然不记得,完了,我后悔了。”

    “迟了。”蔺厉舟扬唇一笑,走过去从慕北手中接过乔檬的手,低低唤了一声,“大哥。”

    慕北很满意他的称呼,唇角微勾:“我把小七交给你了,好好照顾她。”

    蔺厉舟点头。

    慕屹去牵许冉冉的时候,经纪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我就把我们冉冉交给你了,你必须要好好对她,不然我跟你没完。”

    “好的,娘娘腔大哥。”

    “你……”经纪人屁股一扭,“算了,看在今天是你们大喜的日子,我不和你们计较。”

    站在蔺厉舟身边,乔檬看着台下的慕远山,嘴角的笑容甜蜜。

    这时候,她似乎瞥到了角落里一个身影,她收回视线,小声对蔺厉舟道:“你父亲好像来了。”

    蔺厉舟嘴角的笑敛起,神色冷了几分。

    乔檬扯了扯他的衣袖:“你看你好像老了十几岁,估计他也知道错了,试着慢慢去原谅他吧。”

    “我做不到。”

    “那你应该向你儿子学习一下。”

    蔺厉舟猛地搂住她的腰,手渐渐收紧,好看的眉微蹙。

    乔檬忍不住笑:“好了,我又没要你现在就原谅他,慢慢来吧。”她始终相信时间会淡忘一切。

    这次的婚礼大部分人都来了,可唯独几个。

    蔺子钦半个月前就带着已经半疯的柳如絮离开了,去了美国的一家教堂里静修,他要替他母亲忏悔,弥补一切罪过,这次婚礼他没回来,只打了电话回来祝福。

    叶枫自从上次消失后,便杳无声息,谁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蔺以昕一直在等他,乔檬坚信,学长不是那么不负责任的人,所以,总有一天他会重新回来。

    风染也没有回来,风曜整整找了她一个月,也没有她的任何消息,整个人都快急疯了,这时候,他还在外面找,也没有赶回来。

    而观众席上,还有一个乔檬最想不到的人,那就是程昱。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程昱的话,慕屹也不可能那么顺利就救了乔寒,说起来,最该感谢的人还是他。

    还有蔺厉舟母亲的那串项链,月牙把它交给了她,她问蔺厉舟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蔺厉舟却只是笑而不语,然后把项链送给她,今天婚礼的时候,也戴在了脖子上。

    月牙走的时候,乔檬从她漠然的眼里看出了一丝悲伤。

    乔檬想,卫殊如果在天上能看到这一切的话,会不会很开心?

    无双门已经解散,飞霜也没有重建,这个世界上再无飞霜,无双。

    也不会徒增那些杀戮。

    程昱在下面含笑看着她,记忆突然有些遥远起来,那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乔檬曾经在他身边念叨,等她以后结婚要怎么样怎么样。

    她说,她以后的新郎一定会是他。

    那时的年少无知,现在看来却是一场笑话,在救了乔寒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心仿佛得到了救赎,一切,好像可以重新再来。

    他在码头的时候看到了那个女孩,那个和乔檬记忆有些重叠的女孩,她眼里的悲伤与淡漠仿佛是历经了沧桑。

    他想,他们都是孤独之人吧。

    乔檬看着漫天飞絮的花瓣,突然想起了五年前的那场烟火,她搂住蔺厉舟的脖子,小声的说:“蔺厉舟,我爱你。”

    “我也爱你,不管你是乔檬还是慕七。”

    说完,他覆上她的唇,长舌优雅入侵,力道不断深入。

    这时候,台下响起一片掌声。

    乔寒坐在慕远山旁边,也忍不住笑,不对……

    现在应该叫他,蔺乔寒。

    扔捧花的环节,乔檬说:“我希望在坐的每个人都能得到幸福,这一路走来,感谢你们的陪伴与帮助,希望大家都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她是和许冉冉同时扔出捧花的,可让所有人惊奇的是,这两个捧花都让慕北一个人接到了。

    慕远山看着这一幕,脸上露出了和蔼的笑容。

    慕屹忍不住调侃:“大哥,你得快点,你看小七的孩子都多大了,你还是一个人,现在两个捧花都给你了,加把劲啊。”

    许冉冉站在他旁边,笑靥如花,她没有想到,她有一天能这样站在他旁边,他跟她求婚的时候,她不知所措。

    也是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唐需要不是慕屹的亲妹妹,乔檬才是,这世间的事就是这么巧,谁又能想到呢。

    慕北看了他们一眼,扬唇轻笑。

    是啊,他也该做打算了。

    这时候,乔檬突然凑到蔺厉舟耳边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蔺厉舟挑眉:“什么?”

    “小寒要当哥哥了。”

    蔺厉舟愣了一瞬,笑容不住扩大,他再次吻上她的唇,手搂住她的腰,仿佛要将她揉进骨血里。

    幸福,就此定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