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七 - 第302章 为什么会这样 契约婚宠:总裁老公请接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蔺厉舟胃里突然一阵恶心,正想要疾步离开的时候,那个少年却转过头,眼里有晶莹的泪花,张了张嘴,却最终没有朝他呼救。

    蔺厉舟想,或许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都一样,一样的身不由己,一样的受人压迫。

    那时候,柳如絮派了不少人来暗杀他,除了有人在暗中保护他之外,他自己也带了枪,几乎是那么一瞬间,他没有任何犹豫的,朝那个男人开了枪。

    枪声过后,四周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

    下一秒,那个少年快速跑了过来,眼里的恐惧比刚才还要多几分,少年看了看身后,似乎怕有什么人要追上来似得,他止不住的颤抖,然后拉起蔺厉舟就跑。

    之后的时间里,他收留了少年,也许是过了一个星期,也许是过了半个月,他慢慢觉得少年看他的眼神有些不一样,就像是在厕所里时,那个中年男人看他的眼神……

    他开始疏远他,可少年却浑然不觉,偏偏离他越来越近,眼神里带着爱慕,眷恋。

    蔺厉舟无法忍受,最终的爆发是少年有一天上了他的床,他怒极,眼里的厌恶,憎恨,反感再也隐藏不住,那时候,他似乎说了许多难听的话。

    少年离开后,他吐了,这之后不久,就离开了英国。

    似乎过了两三年的光景,他接受蔺氏不久之后,就有人一直跟他在做对,他甚至一直不知道那些人的来路,那件久远不愿想起的往事,也逐渐淡忘。

    对了,那个少年好像叫,阿斐。

    蔺厉舟眼底的神色逐渐加深,他看着对面的男人,心口一顿:“阿斐?”

    卫斐慢慢收起脸上的笑意:“你还记得我啊。”

    轰!

    有什么东西在蔺厉舟脑海里瞬间崩塌,乔檬甚至都能感觉到他握着她的手逐渐收紧,她回握了他一下,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这件事对于蔺厉舟来说,好像打击很大……

    而且,他和卫斐似乎真的认识。

    “怎么,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后悔当时救了我?”

    蔺厉舟抬眼,毫无情绪的看着他:“我救得是阿斐,不是你。”

    卫斐无所谓的笑笑,他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缓缓开口:“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吧,你当时开枪打死的那个男人,不是别人,而是我的父亲,无双门的门主,只可惜,你当时并没有杀死他,但你那一枪,足以让他瘫痪,我回去之后,用了两年的时间,一点一点,把他的势力转给我了,然后,杀了他,成为新一任无双门门主。”

    他话音落下,耳边响起的并不是期待中的诧异,而是一声微弱到极点的声音:“大哥……”

    卫斐脸色猛地一变,看向门口。

    卫殊身上受了不少伤,发丝凌乱,此刻正怔怔的看着他,翁动着嘴唇,重新开口:“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是你杀了爸?”

    “谁让你回来的。”他厉了声音,吩咐手下的人,“把他带走,送回英国。”

    “回答我!”卫殊双眼血红,死死的瞪着他。

    卫斐瞥了他一眼,淡淡开口:“回去,等你到英国之后,无双门的门主就是你,届时你想如何,我都管不着。”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大哥,那是我们的父亲啊,到底是为什么?”

    卫斐转了转戒指,冷眼一扫:“我说把他带走,你们都听不见么。”

    手下的人有些为难,卫殊手里还有枪,再加上他此时太过偏激,要是做出什么事的话……

    “早先听说,上任无双门门主有两个儿子,但一个是亲生的,一个却是领养的,是么。”蔺厉舟不急不缓的开口,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卫斐冷然一笑:“是与不是,现在都没有任何意义。”

    可是卫殊在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无疑承认,他神色微滞:“我是被领养的么。”

    “被领养的不是你,是他。”蔺厉舟再次开口,慕远山曾经告诉过他,无双门上任门主曾经是他的手下,那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好色,但他不是寻常的爱好女色,而是好男色,尤其是十几岁长相干净清俊的男孩。

    他猜,那个人之所以会领养卫斐,就是看中了他的长相。

    卫殊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记忆中,他大哥永远都是那么善良,笑容清澈阳光,他为什么会杀了父亲?

    卫殊想不通,也不愿再去想。

    “大哥,我求求你,收手吧,无双门门主的位置我不想要,我知道你也不想要,再这么下去真的没有意思,如果你觉得不解恨的话,你杀了我,放过他们,行吗?”

    乔檬在一旁看着,咬了咬牙,握紧了拳头。

    相处的这五年里,卫殊就像是她的亲人一样,所以在知道他们千方百计瞒她的时候,她才会那么生气,可是卫殊终究是卫殊啊,他的本性不会变,他不会害她。

    卫斐凉凉勾唇,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迟了。”

    程昱现在应该已经把绳子剪断了。

    这时候,蔺厉舟冷声道:“阿斐,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放了乔寒。”

    “他啊,现在应该已经葬身蛇腹了,如果你想替他报仇的话,就杀了我吧。”

    语毕,风曜瞬间举起了枪,房间内其他卫斐的人就举起了枪,气氛一触即发。

    蔺厉舟站起身,冷静的开口:“你做这么多事的目地不就是我么,你放了乔寒,杀了我。”

    乔檬心一紧,不安的看着他。

    卫斐摇头叹了一口气:“怎么,今天你们都想要赶着去死?还是你们听不懂我的话,那个孩子已经死了,或者是你们想要看看现场的画面,我不保证你们看了之后,这辈子不会在阴影之中度过。”

    “大哥……”卫殊拖着步子艰难的朝他走过去,嘴角的笑有些凉薄,“十岁那年,父亲死了,是你一直照顾我长大,那时候,我很幸运自己有这么一个哥哥,我很开心,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变了,但我知道,你永远都是我大哥,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改变。”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