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根深种 - 御案上进入 宠臣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书案上的奏折齐声落地,噼里啪啦中夹杂着一声惊呼。

    沉季同像个孩童般被轻易提上去,虎狼皇帝原形毕露,当即拽开了沉季同的腰带。

    “皇……皇上……”沉季同被突如其来的阵仗吓得说不出完整的话来,手却本能的抓上了他的龙袍,颇有一幅口是心非的欲拒还迎的姿态,引得元靖一声低笑,拽开他裤子的动作稍微体贴了一点。

    钱氏布庄做出来的成衣真是徒有其名,沉季同在心里谴责无良老板,说是江南来的上等绸子做出来的,那怎么一扯就破。

    沉季同心里愤愤的,甚至没注意到嚣张的龙鞭已经抵到了下面。

    元靖骨节分明的大手扳正他的脸,逼他与自己对视:“怀御在想什么?”

    “……在想……啊!”

    粗大的棒子不由分说就往那处塞,那里紧闭着怎么弄得进去,沉季同疼得皱紧眉头,“放肆”的往外推着元靖帝。

    那东西像把狠厉的钝刀子,不锋利也能致人死地,此刻堵在洞口如同架在他的脖子上一般,叫人不敢轻举妄动,呼吸都得十分谨慎着。

    “想好再说。”皇上低声威胁,即使有桌子的垫着,他也能在沉季同面前居高临下的看他,帝王之气一刻没有消失过。手依然擒着沉季同的下颌骨,沉季同犹豫着不说话,龙鞭大有前进之势。

    前夜初尝云雨之时是用了东西的,沉季同当时是惊恐万分无比震惊的,到后面都没找回清醒的意识,虽不知皇上抹了什么才顺利进入,但他记得肯定是用了的,他印象深刻,明明方才还是冰凉的触感,而后炙热得像火焰般的温度附了上来,反差惊人。

    把洞口弄得又湿又滑进去的时候还费了好大功夫呢,这样干着挤进去怎么得了!

    沉季同慌了,赶紧想怎么回他的话

    他想着,皇上必定是想要自己取悦他,人非圣贤,谁都免不了俗。

    沉季同心里有了对策,却还是支支吾吾为难了好一会儿,他料想那话说出来必能博他宽恕,但要自己说出那等话,着实为难了些。

    “爱卿?”换了称呼,语气带上了暴风雨前的压抑感,无形中把利刃往他脖子里陷了一寸。

    “皇上皇上!”沉季同及时出口:“在想皇上!”

    “嗯?”笑意悄悄爬上元靖的嘴角,刚毅十足的脸上平添了半分柔情,他反问:“想朕什么?”

    尝到了甜头的丞相再说第二句第叁句便得心应手了,“想皇上的英武、宽宏大量和……礼贤下士……”马屁拍到最后一个词的时候心虚了,想是讨个便宜让皇上顺势温柔些。

    原来他高兴的时候都不会大笑,还是刚才的样子,浓眉舒展开了点,分着沉季同双腿的胳膊收了力道,转从大腿下面穿过,猛地一带将人抱起来。

    “皇……”沉季同上身完全扑在了皇上身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沉季同故意投怀送抱呢。

    皇上抱着他走动,下身虎视眈眈的那根棒子插到了身体相贴的缝里,直顶在沉季同软趴趴的性器上。

    和皇上的放在一起,从感觉出的形状和大小对比,沉季同自愧不如。

    可能天子就是得天独厚吧。

    皇上绕过宽大的书案,换到对面把他放下,还是离不开这张桌子!

    他伸手拿到旁边一个白瓷的小罐子,从中挖出一指头的白色凝脂,当着沉季同的面风轻云淡的摸到了下身挺翘的肉棒颈冠上,又挖了一块,胡乱的摸到沉季同下面,全程都在盯着沉季同脸上探求的表情看。

    沉季同惊讶,这东西居然放在眼前!

    元靖看得出沉季同想问这是什么,他心里腹黑,就不说,一个前凑又将棒子抵了上去。

    这次顶顶转转,进去了个头,感觉并不难受,可后面推进的过程让沉季同绷紧了身体。

    好撑……

    “皇上……臣……”沉季同又起了求饶的心思。

    元靖一把将他的头按在了胸口:“闭嘴。”

    沉季同以为他只是强横,但很快他也听到了沉重的殿门被推开的声音,随后是一阵风似的碎步声

    槐公公无疑了。

    果然,槐公公立在帷帐之外:“皇上,钦天监求见!”

    沉季同头都不敢抬了,想着槐公公必定是知道他与皇上之间的隐晦事的,但钦天监定是不知情的吧,皇上居然还宣了?!

    皇上催的急,钦天监赶着测算出吉日过来禀报,没想到找错了地,皇上换到了这大宫里来了,可让他一通好跑啊。

    一边悄悄擦汗,一边弯着腰仔细开口,说下月初八是个难得的吉日,问皇上迎娶皇后的日子定在那日如何。

    不知皇上有没有听见自己的话,怎么半天没动静呢,说到动静……

    钦天监竖起了耳朵,眼睛微微上抬,挤出了额头上的抬头纹才终于发现了点东西。

    淡黄色的帷幔里有一个高大的身影背对着自己站着,一眼就能看出那是皇上,可是他身体两侧多出来的是……两条腿?

    汗倏地从老臣的额角滑下来,随着瞬间平整的额头淌入眉框。

    同时那些令人费解的疑音也随着刚才的画面变得清晰明了起来。

    拼命压抑住的男子喘息声分明是那双腿的主人嘴里发出来的,而攀在皇上背部的胳膊上的挂着的……是官员的朝服……

    钦天监怕掉脑袋,大气都不敢出了。

    “下月初八,好,下去吧。”

    钦天监几乎是落荒而逃,脚步窜出去半尺,听到身后的声音顿时变得肆无忌惮。

    人走远了,沉季同发泄似的粗喘出声,心中的忐忑被铺天盖地的舒爽淹没,担忧的话出口便成了拿腔拿调的邀宠。

    “皇上……嗯啊……傅老他会不会……啊皇上……”

    明知他再难成句,元靖故意加大抽动的力度用力顶弄,“会什么?”

    “啊……”

    朝服松散的搭在身上,沉季同失了攀紧他的力气,几乎要仰在桌上,下身的袍子乱成一乱,破的破脱的脱,而面前的人却衣衫完好,连呼吸都那么克制。

    一个闷叫声过后,沉季同成功的瘫倒在桌上,同时身体里的棒子硬到极致,直来直去的在甬道里窜动,在一阵紧缩中放慢了速度,噗噗射出一股浓精。

    而后皇上继续精神抖擞办公批文,软垫又要了一张,全都垫在了臣子座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