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根深种 - 天亮才出宫 宠臣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沉季同才无力深究他话里的意思呢,只想闷头大睡。

    但只要一想到这是龙床,就浑身长满了刺一样不知如何是好。

    蚕丝面料本就光滑,现下又布满了男子的体液,稍微挪动就能碰到一片冰凉,沉季同累极了,缩着身子尽量避开那些东西,颤颤巍巍的问皇上自己该怎么出宫。

    “出宫?”

    元靖扯下床帐,掩住满床旖旎。

    直到天边泛白,百官朝见,槐公公都没看到那位“失踪”了的丞相出现。

    皇上倒是神清气爽的上了朝。

    与沉季同交好的几个同僚正在想怎么汇报他无故缺勤呢,没想到皇上直接让启奏了,压根没过问这件事,明明那个位置空着,长了眼的都觉得好奇,偏偏皇上不好奇。

    沉季同的贴身小厮都没看见自家主子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的,一眨眼的功夫就见他出现在门口了,跑过去迎接时依稀看到有穿宫内服饰的侍从从门口离开。

    “大人,您昨天去哪了,小的们找了您一晚上。”

    沉季同挥挥袖子,不发一言,步伐慢得跟千年的老龟一般。

    这天左相不在朝堂,没人敢再提册立中宫的事,一个个人精单等着沉季同回来当出头鸟呢。

    等他第二天上朝,在路上被几个同僚拦住,问该怎么办。

    沉季同没好气的说:“凭君乐意。”潜台词:爷不管了!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谁爱干谁干,沉季同心里骂骂咧咧的,没了往日那般话痨贫嘴,从“鸡群”里挺直腰板,仙鹤一样走出人群,表面意气风发,实际上藏在宽大官服里的腿都发着抖,不敢贸然并拢。

    真应该跟那人讨个便宜多告假几日的。

    到了金銮殿,皇上还是一副威严的冰块面孔,要不是见过他的另一面,沉季同一定对他表面表现出来的样子深信不疑。

    不过今天皇上很让人省心,每条谏言都听得进去,还从容的做了答复。

    临散朝时点了礼部官员的名字。

    “册立中宫的大典即日便准备吧。”

    苦苦纠缠多日的老臣们听见这话差点要当场磕头谢主隆恩了。

    礼部刚接下口谕,皇上又开口了:“前日左相劝谏辛苦了,既要封尔等择定的人选,那主力大臣便由左相担任,如何?”

    下面一帮人已经在夸邻国公主好福气了,自觉忽略了皇上后面征求同意的话,天子一言九鼎,不需要征求谁的同意。

    沉季同在下面行礼接下差事,直起身时眼神和上面的人对上,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在目光相撞的瞬间碰撞出火花,皇上的眼里黑不见底永远看不透,这时沉季同却从中看到了一丝不同于他正襟危坐姿态的不羁。

    像传情,令人招架不住。

    还说什么左相劝谏辛苦了……他倒是真的辛苦了,苦口婆心求了许久,最终还不是被一一驳回了。

    沉季同在心里偷偷骂了一句暴君。

    退朝时皇上风光的走了,把人放走了却又找人去宫门处堵住沉季同。

    “丞相留步!”

    沉季同恨没有走快点或者混入同僚中,这时被拦住心里七上八下的。

    皇上身边的公公,找他肯定是承了皇上的吩咐,那皇上找他做什么,总归不是好事。

    沉季同硬着头皮跟公公往回走,只觉得后庭发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